琴帝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神魔书小说 > 第二百零五章 调查开始
    专列的最后一节车厢,低沉的、不耐烦的咆哮声隐隐传来。

    乔用力拉开了车厢的大门,一个硕大的马头就猛地探出,‘咔嚓’一口咬在了乔的肩膀上,将他新换的外套咬破了一大块。

    乔用力的一耳光抽在了长长的马头上,大声的嚷嚷起来:“好了,小白,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到站了……哈,你这混蛋也知道害怕?你是在害怕吧?不过,没事了!”

    用几个响亮而干脆的耳光,唤醒了冰原龙马小白关于‘主人’和‘仆役’的准确定义后,乔拉着小白,一步一步的走出了车厢。

    之前遇袭的专列中,小白被装在最后一节车厢里。

    铁轨被爆炸破坏,专列倾覆,最后一节车厢受到的冲击最小,还停留在铁轨上。小白在车厢里只是受到了一定的惊吓,就连毛都没伤到几根。

    萨利安带领大队人马来援,袭击者死的死,抓的抓,逃的逃,一番忙碌后,小白也被转移到了来接应的专列中,跟着乔来到了鲁尔城火车站。

    身躯庞大的小白站在月台上,仰天欢畅的咆哮了一声,响亮的马啸声惊动了月台上所有人,无数帝国军官兵双眼狂热的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对于一个真正的军人来说,他们还能喜欢什么呢?

    名马,宝刀,或者强悍的战斗宠物……其他诸如美女、财富之类,还要放在这些东西之后。

    冰原龙马,毫无疑问是名马中的名马,小白这家伙的吸引力可想有多大。

    “哦?好马!”就连站在月台上,正和奥托中将以及一群监察官交接事务的萨利安,都被这一声响亮有力的马嘶声惊动,他踮起脚尖,目光越过身边一众人的头顶,狠狠的朝着小白望了一眼。

    “他父亲黑森,从卢西亚帝国驻图伦港总领事巴巴利亚公爵手上勒索来的。”奥托中将笑着说道:“卢西亚人对冰雪龙马视如生命,正常手段,不可能从他们手上买到一根马毛。”

    “但是黑森那家伙,他有时候比山贼土匪还要狠辣……巴巴利亚这次吃了大亏。”奥托中将得意洋洋的向萨利安吹嘘着:“乔叫它小白,它是一头可爱的小公马,我已经和黑森说了,我会找一群高大健壮的小母马,让小白帮我配种!”

    萨利安眯着眼,他的眼光异常毒辣,他飞快的扫了一眼小白两腿之间的位置,沉声道:“它被骟掉了!”

    奥托中将压低了声音,低声笑道:“有什么关系呢?图伦港银桂教会的大修女罗莎嬷嬷,两个月前突破了阶位,她已经可以小概率的制成‘神恩复生’药剂……当然,她没有对外公布,整个梅德兰,知道这个消息的不超过十个人……全都是我们自己人!”

    萨利安的眼睛骤然一亮,他握拳,轻轻的敲了敲奥托中将:“残肢重生?用在一头被骟掉的冰原龙马身上?这很值得……唔,我的亲卫们,似乎也正缺少一批更加威风一点的坐骑!”

    奥托中将极其熟练的,近乎本能的伸出了右手拇指、食指和中指,三根手指飞快的在萨利安面前搓了搓。

    萨利安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他歪着脸,斜着眼,狠狠的瞪了奥托中将一眼:“扑面而来的铜臭味……啊,图伦港就真的犹如传说中一样邪恶么?”

    “曾经豪爽、慷慨、大方、正直、视金钱如粪土的奥托……居然变成了这样斤斤计较的小人?”萨利安很鄙夷的嘲笑奥托。

    “那些小马,您可以不要啊!”奥托背着手,抬头看着月台梁柱上挂着的煤气灯,慢悠悠的曼声嘀咕着:“是吧?您可以不要啊!”

    “我们,慢慢商量……最近,手头紧啊!”萨利安一改之前的冷酷和威严,向奥托露出了一丝带着几分谄媚的笑容……唯有在真正的自己人面前,在极其亲近,可以信任的人面前,萨利安才会有这么人性化的表情流露。

    奥托中将握拳,轻轻的砸了一下萨利安的胸膛,低沉的说道:“陛下特调乔这小家伙过来,可千万不能让他有事……我的妻子珍妮,和他的母亲莉雅是好闺蜜……如果乔出了事,我以后或许就只能住在军营里了!”

    萨利安笑了,他极其无情的嘲笑道:“怕老婆的男人,没出息……呵呵呵!你还是德伦帝国的男子汉么?真是给男人们丢脸啊……好吧,好吧,这小家伙,会平安无事的!”

    月台上,乔安抚了一阵子小白,给他喂了一小筐胡萝卜、苹果块,又喂了一小袋用鸡蛋拌过的上好豆子,小白总算是回复了心情,异常亲热的用大脑袋在乔的身上蹭来蹭去,发出轻微的响鼻声。

    比利带着几个警察,麻利的为小白套上了全套的马具,乔一声轻喝,跳上了马鞍子,小白很是配合的,绕着兰木槿、兰桔梗等人,在月台上奔跑了一小圈。

    几个身穿黑色衣衫,披着半截短斗篷,手持粗手杖的男子静静的站在一旁,极其挑剔的上下审视着乔。

    对于身形轻盈跳上小白马背的乔,几个男子微微颔首,目光变得温和了一丝丝。

    但是当他们的目光扫过比利等二十几位同行的警察时,几个男子的脸色就变得极其的怪异,这表情就好像——一群打扮得衣冠楚楚的贵人,本来想要去餐厅享用一顿极品的美食,结果却被填了一肚子臭烘烘的大肥肉一样……腻味而窝火。

    “这群来自图伦港的同僚……生活水准不错。”一名男子低声嘟囔。

    “图伦港……有钱的好地方……听说他们那边的警局每天只管收-黑-钱,除此之外别无正业。”另外一个男子低声的吐槽。

    “全都给我闭嘴,尊贵的萨利安殿下亲自颁发的命令,我们只管做好他们的向导,我们就有一份应得的功劳。其他的事情,和我们无关。”几个男子当中,明显是头目的中年男子轻叹了一口气:“不过,我不指望他们能有多少作为。”

    几个黑衣男子,鲁尔城当地警局派出的最杰出警探同时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

    看看比利为首的那群胖乎乎的警察。

    看看牙和司耿斯先生为首的,浑身戾气、痞气,穿上警服都给人感觉像是市井暴徒的那群家伙。

    指望他们侦破沃尔之章失踪,西雅克侯爵遇刺一案?

    不可能嘛!

    自从西雅克侯爵乘坐的皇家专列遇袭之后,鲁尔城的警察们犹如疯狗一样上下扑腾了大半个月了,也没能找到什么真正有用的线索……

    一群初来乍到的外来户?

    为首的中年男子轻叹了一口气,他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大步走向了勒住小白,暂停马步的乔:“一级警尉乔·容·威图,我是鲁尔城警局重案侦缉处处长,二级警校马克·穆勒,奉萨利安殿下之命,全力配合您在鲁尔城的一切行动。”

    乔坐在小白背上,居高俯瞰着貌不惊人,长得普普通通,只是目光略显有神的马克·穆勒。

    马克警校的名字之间没有中缀,很显然,他并非贵族出身,不是军事条顿,也不是财团容克,只是普通的平民。

    乔跳下马,和马克警校用力的握了握手,然后好奇的问道:“重案侦缉处?真有趣,我们图伦港的警局,似乎没这个机构设置。”

    马克警校耸了耸肩膀,向月台四周望了一眼:“鲁尔城人流复杂,命案,以及其他各种恶性案件时常发生,我们专门负责侦破各种恶性案件,维护治安稳定。”

    乔下意识的喃喃自语:“啊哈?恶性案件?如果恶性案件都需要劳烦警察的话,还要图伦港七人委员会干什么?那些胆大妄为的混蛋,早就被沉海了……干嘛要劳烦警察呢?”

    马克和他的几个下属脸蛋同时抽搐起来,一个个目光不善的看着乔。

    罪恶之地图伦港……看样子名不虚传,看看乔这都说的什么混账话?

    马克警校有点尴尬,强行抽出了被乔的大巴掌紧握着的手掌,他干巴巴的笑道:“是这样么?帝国疆域辽阔,各地民情不同,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

    乔很认真的点点头:“可不是么?我一直认为,作为帝国警务人员,我们固然要打击罪犯,维持社会治安,但是我们不应该太过于辛劳……”

    “如果某地的治安过于混乱,需要太频繁的出动警局力量的话……岂不是显得警察们平日里工作不尽职,显得他们太无能了么?”

    马克警校和几个下属目瞪口呆的看着乔。

    这一番混账话居然是如此的有道理……他们居然找不到什么反驳的话!

    按照乔的推论,比利这群警察长得这么胖乎乎的,反而显得他们平日里工作绩效卓越,社会治安优良,恶性案件发生率极低,所以他们不用太过于劳心劳力,就能够尽情的吃肉长膘?

    似乎……有点道理啊!

    但是……似乎没理啊?

    乔得意洋洋的笑了几声,他很为自己这几句话在心里用力的鼓掌。

    “那么,我们开始吧……我讨厌鲁尔城的空气,这里的空气怎么有一股酸溜溜的味道?”乔大声抱怨道:“我们赶紧开始……完成了我的任务,我就返回图伦港!”

    “嗯,西雅克那老混蛋死了?他的尸体在哪里?让我们先去看看他的尸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