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会?”

    王莲吓坏了,她明明按照穴位下的针,怎么可能会出血呢?

    “江医师,患者心电图出现异常!”

    “江医师,患者各项体征在急速下降!”

    几个副手纷纷焦急喊了出来。

    江北辰冷冷地朝着王莲看了过去,“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针拔下来,重新下!”

    听到这声呵斥,王莲手抖了一下,再也不敢顶嘴了,连忙拔下银针重新下针。

    好在按照江北辰的口述下针后,赵国雄的体征终于稳定下来了。

    “再敢不听话,你就给我滚出去,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江北辰又冷冷地说了一句,这才继续进行肿瘤切除。

    王莲抿着嘴,很狠地攥着秀拳。

    从小到大一身骄傲,没想到竟然被一个赤脚医生制的服服帖帖的,哪里会甘心。

    “哼!我就不信你不出错!”

    王莲心中暗暗冷笑。

    肿瘤切除可是手术最大难点。

    那癌栓可是在心房里!在心房里清创可是比下针困难多了,别说差一毫了,就算是差半毫,人也是要没命的。

    她就不信江北辰应付的来。

    其实王莲心里也挺矛盾的,身为医生,自然也希望病人能够好起来。

    但这家伙太嚣张了,如果不打击到对方,她真的难受的想死!然而意外的情况并没有发生,手术一直很顺利。

    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心房癌栓清创!“先进行心脏体外循环!”

    江北辰对着一名心外科的副手命令道。

    副手得到命令,立马开始联通设备,为赵国雄进行了心脏体外循环,这样可以暂时保证患者的体征稳定,有利于手术顺利进行。

    一切准备就绪,江北辰深深地吸了口气。

    旋即提起手术刀,小心翼翼地将右心房切开,对右心房中的癌栓进行摘除。

    这个过程,江北辰进展的很慢,不过手却很稳,癌栓被他一点一点的清除掉。

    而另一头,观察室里,刘成林等人都是将心提了起来,甚至呼吸都要停止了。

    从屏幕上,可以清晰的看到,癌栓的粘连度超过预计!癌栓的粘连度决定了手术的难度。

    但显然,眼前的情况所见,比他们之前想象的还要难。

    “江医师,你可千万要稳住啊!”

    刘成林一脸紧张,这个过程太艰难了,只要手稍微抖动一下,恐怕就会引发大出血,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但好在,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

    “江医师的手太稳了!”

    “稳的不像话啊!”

    “换成我的话,早就撑不住了!”

    一群外科医师纷纷赞叹起来,眼中由衷的露出钦佩之色。

    就连刘成林也忍不住点了点头,的确,就算是他来做,恐怕也无法做的比江北辰更好。

    技术实在太成熟了!而在血栓清理到一半的时候,也便是来到了癌栓粘连最紧的地方,此刻心管已经彻底堵住了。

    如果心管发生堵塞,那即便手再稳,也是没办法解决的!毕竟那癌栓相当于与整个心管溶和在了一切,总不能把心管也切除吧?

    这便是手术最难的地方了!也是院方评估手术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一的原因!“这下不知道江医师该怎么处理?”

    刘成林一脸头疼之色。

    之前会诊想的几个方案,都是假设性方案,可行性太低了。

    但除了这几个方案,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毕竟那可是所有专家共同研讨的结果,把所有可行性都想到了。

    但江北辰显然并没有打算按照他们设定的方案来走,而是暂停了对癌栓的清创,然后选择对着下方的一个血管开刀了!“那是静脉?”

    “这是在干什么?”

    众人一脸疑惑。

    不知道江北辰究竟要怎么做。

    “他是想先将心房下及肾静脉上下腔静脉阻断,然后右肝静脉离断,形成血管“真空”,再将其全部切开……”“我明白了!”

    刘成林很狠一拍脑门。

    “他这是想用人体压强,来将癌栓顶出来!”

    “天才!天才啊!”

    刘成林一脸激动,身子都忍不住抖动起来。

    这种办法,他们医科大的专家组都没想过,没想到被一个年轻人想出来了!而果然,在江北辰成功引流之后,心管里的癌栓已经不打自招,轻轻地从心管里滑了出来。

    然后他又接着对附壁继续清理,打算继续将血栓全部清剥干净!而到得此刻,观察室的医师们彻底欢呼起来了。

    这手术基本算是成功了啊!果真是不可思议!“奇思妙想的引流方式!”

    “四两拨千斤,神来之笔!”

    “江医师果真是医学奇才!这种方法居然也想的出来!”

    众人纷纷赞叹。

    他们都是专业的医师,对手术过程了如指掌,但却忽略了人体的本能功用。

    这点只有江北辰想到了。

    而一旁的赵蔷薇,听说手术快要成功了,也是激动的一塌糊涂,心下终于松了口气。

    而手术室里,江北辰还在进行最后一点清创。

    王莲咬着嘴唇,她一直在旁边看着,说实在的,也是有点服气了,这家伙真的是鬼才吗?

    连成功率为百分之一的手术也能成功,这是氪金了吗?

    走了狗屎运罢了!王莲心中愤愤的哼了一句。

    毕竟照这个样子,怕是看不到对方的笑话了。

    滴滴滴滴!只是这个时候,仪器忽然发出警报声,赵国雄的体征又有些不稳了。

    “江医师,麻药量不够了!”

    有副手提醒道。

    江北辰让护士帮忙擦了擦汗,看了眼时间,没想到不知不觉三个小时过去了,看来需要继续加点药量了。

    “快结束了,再加50mg即可!”

    江北辰想了想,对着麻醉师吩咐道。

    麻醉师点了点头,连忙走到一旁去取药,回来继续进行静脉注射。

    只是在注射过后,警报的声音反而越发急促了,赵国雄的体征在急速下降!“怎么会怎样?”

    “不可能啊,手术不是明明已经成功了?”

    几个副手同时慌了,都是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而这个时候,赵国雄体征急速下滑,已经降低至冰点,整个人已经半只脚踏入阎王殿了!“姓江的!都说了手术的方式不行,你就是不信,这下好了,人马上就要没了!”

    王莲也跟着慌张的大喊起来。

    一开始她心里隐隐期待江北辰出丑,但当真到了这会儿,她也坐不住了。

    虽然赵蔷薇签了免责声明,但如果赵国雄死在他们手里,出去以后名声还是会受影响的啊!而江北辰并没有搭理她,眉头紧锁了片刻,脑海中将所有环节都过了一遍。

    自信自己绝对没有出错!那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而就在下一秒,江北辰猛地朝麻醉师看了过去,大声呵斥道:“你刚刚给他注射的是什么东西?”

    “是,是麻药啊?”

    麻醉师慌了,左右顾盼,神情有些紧张。

    “还敢说谎?”

    “快把他给我按住,看看针管里是什么?

    !”

    江北辰大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