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阅读网 > 未分类 > 美漫丧钟 > 第2128章 蜘蛛噩梦
    “明明本来都是好事的......参观斯塔克集团总部也好,得知复仇者联盟全在这里也好,还是能和女孩们一起在狭窄的电梯里近距离相处也好!”

    昏迷中的彼得眉头紧锁,他陷入了痛苦的噩梦,明明自我意识还算清醒,但就像是两片眼皮被胶水黏住一般,怎么也睁不开。

    在黑暗中,漫山遍野的红色复眼都在盯着他,而且还有一些毛茸茸的节肢在拨拉他的皮肤。他动不了,喊不出,就像是被黏在蜘蛛网上的小虫,只能任由那些巨大的蜘蛛摆布。

    他不由地问自己,搜刮自己脑中的所有因果: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第一次有勇气同时暗恋好几个人,第一次有了勇气带她们去见复仇者联盟。两件快乐事情重合在一起,得到的本该是像梦境一般幸福的时间......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而此时早已经脱身的丧钟正在赛普尔克,他就站在编织大师的身边,看着那半人半蛛的代言人用双手从空无一物的空间中扯出银色的网,上面正是彼得的梦境。

    男孩那点心理活动,全都暴露在众人眼前,每个‘图腾’对于‘网’来说都没有秘密。

    “啧,他这还无师自通了白学吗?”苏明弹弹手中的烟灰,无语地摇摇头:“这搞什么?他好像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还没有醒来呢。”

    编织大师无声地看了丧钟一眼,虽然他现在几乎已经完全被蜘蛛同化以至于失去了语言能力,但他还有作为人类时的记忆。

    一般人类在狭窄的空间中被海量的蜘蛛淹没,都会恐慌的吧?而且这些蜘蛛还咬了他们。

    彼得以为自己害了女孩们,所以愧疚到不愿意醒来。

    其实举办这次蜘蛛妙妙屋也不算是胡来,毕竟这些女孩都是丧钟给他专门凑的嘛,小虫是个好孩子,给他发点福利也不算什么。

    格温蜘蛛在其他平行世界有先例,蜘蛛图腾和40K宇宙的格温也同样具有不错的相性,咬她一口也不费事。

    辛西娅·沐恩,也叫辛迪或者仙蒂,代号蛛丝,也是未来的蜘蛛图腾中的‘新娘’,这次一起改造了也省得将来再折腾。

    玛丽·简,至少据苏明所知也是能被图腾认可的,因为616宇宙的玛丽就在《蜘蛛侠:归来》中获得了蜘蛛神的力量,成了正牌的‘蜘蛛女侠’,那么40K的玛丽也不是问题。

    剩下的丽兹和马歇尔倒是凑数的,别的平行世界没有,不代表丧钟做主的40K宇宙不能有,嗯......她们就叫‘混血蜘蛛’和‘拉丁蜘蛛’好了。

    彼得身在福中不知福,蜘蛛网络中其他平行世界的小虫们哪有这么好的待遇?他能投胎到40K地球就偷笑吧。

    “再控制个蜘蛛去掏他鼻孔,把他弄醒,挑个头大点的。”

    丧钟又交代了编织大师一句,只见他从空中牵来一根细线,放在彼得的命运线上搓了一下,就有一只蜘蛛被安排好了。

    .............................

    “叽?”

    猎鹰肩膀上的红翼歪了歪脑袋,它发现突然有只蜘蛛从天花板降落了下来,直直落在沙发上的男孩面部。

    那大黑虫子速度非常快,在众多超级英雄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嗖地钻进了彼得的鼻孔里。

    从鼻翼上可以看到一个小包鼓了一下,然后就不见了。

    “贾维斯?我的大厦里为什么会有虫子?”托尼差点一发掌心炮就打上去了,多亏最后还记得那是彼得的脸,他有些无语地询问自家的电脑管家:“你不是说我的大楼里哪怕有蚊子飞进来都会被监控发现吗?”

    “先生,那只是对安保严密的夸张修辞手法,我万万没想过你会当真。”

    贾维斯平静的声音传来,这应该算是吐槽了。

    “我......以后你不要再用修辞了,我说的。”

    托尼蔫巴了下去,小胡子也失去了光泽。

    “好的,另外,幻视先生说他可以通过虚化的手段,伸手取出男孩鼻腔中的虫子,是否让他尝试一下?”贾维斯又提出了一个建议,对于幻视的代码检测已经完成,至少证明了他不是被奥创控制的。

    不过正当托尼打算说什么的时候,彼得突然捂着鼻子跳了起来,当场就给复仇者联盟表演了一次扭扭舞。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男孩打了个喷嚏,一只黏糊糊的蜘蛛被他喷了出来,落在沙发下面瞬间就消失了。

    “蜘蛛!好多蜘蛛!”彼得脸上还挂着惊恐,用力揉搓着自己的脖子。

    因为他很清楚的记得,在昏迷前那里传来了一阵刺痛,应该是被咬了。毒蜘蛛的威力他当然知道,所以才会认为自己害了女孩们。

    “冷静孩子!”史蒂夫抓住了他的肩膀,弯下腰看着他的眼睛:“告诉我,你们被咬了吗?咬你们的蜘蛛长什么样?”

    “我们都被咬了,纯黑色的大蜘蛛,红色的复眼,好大。”

    彼得猛咽口水,不过好在他还能认出队长来,所以还算冷静下来了。

    娜塔莎拍拍手,坐回了另一边的沙发上:“听起来只是普通的家蛛,不是黑寡妇,要不了命的。”

    而这时女孩们也陆陆续续醒来,就像是她说的一样,没有人表现出有什么中毒症状,只不过被咬的地方有个红色的小包,像是蚊子叮过的那样。

    只不过女孩们明显更慌一些,闹了好半天后才安静下来,乖乖坐在沙发上接受复仇者联盟的调查。

    她们都说曾经被蜘蛛淹没,然而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看到里面有哪怕一只蜘蛛。

    可是他们脖子上的痕迹证明孩子们又没有说谎,这件事就这样变成了一桩悬案。

    鹰眼怀疑孩子们集体吸毒,什么大蜘蛛都是幻觉。而黛西倒是不觉得这个叫彼得的男孩会骗人,她认识另一个叫彼得的,那个小鬼和这个完全不一样。

    最后史蒂夫表示不用讨论了,因为严格来说这些孩子们都是受害者,还是在参观斯塔克大厦时受害的,托尼应该负起责任来。

    “好吧,你们今天需要多在这里滞留一会了,如果出现什么不良反应,我们还能采取一些补救措施。”猎鹰松开了彼得的脑袋,用手指弹了一下男孩的耳垂,让孩子呲牙咧嘴。

    山姆以前是特种兵,多少懂一些急救,现在看不出来他们有什么问题,但不代表叮咬处不会出现溃烂等症状。

    斯塔克大楼里自然有用来应急的医务室,天台上还停着隐形的昆式战机,真要是出问题转院也来得及。

    “就这么定了,你们都晚点回家。”托尼脱掉了战衣,随后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抓住彼得的肩膀你了捏:“不过现在嘛,帕克先生,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突破我的防火墙,然后带着同学们来找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