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怕司徒昊食言,林飒又赶紧补充道,“还……还有,劝你可是想好了,最好能言而有信,言出必行,否则的话,本姑娘毕竟也不是吃素的,食言的话,以后真就有你的好果子吃……”

    “成交!”不待林飒威胁的话说完,司徒昊当即也痛快点头道g。

    事情谈妥,接下来就是林飒先履行承诺、陪司徒昊游湖的事了。

    不过因为唐婧依的事情总算解决了,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林飒人虽然按照约定,还在画舫里陪司徒昊坐着,按要求履行承诺,

    但是心却早已跑向了别处,任凭司徒昊坐在对面怎么找话题,怎么逗,人就是死活不再开口说话了。

    自顾自的说了几句,见林飒实在没有兴致,并不接自己的话,司徒昊便也聪明的闭了嘴。

    于是接下来一个时辰里,就见两人貌合神离的的坐在一艘超豪华的画舫里,来来回回的在这荷塘里穿梭了好几遍。

    当然了,两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毕竟身份在那摆着呢,尤其司徒昊,现在又是京里炙手可热的头号种子人物,

    于是这一通湖游下来,就见周围早已议论声满天飞,几乎飘荡在了整个湖面上空。

    但是他们议论他们的,林飒可是一句也没听进去,一点也没有当回事,只要能救到自己的好姐妹,让他们议论几句又如何,反正传言既不耽误自己吃,也不耽误自己喝,哪有小姐妹困难解决来得实在。

    此刻的林飒,只满心的担忧着,怕司徒昊人不靠谱,回头再出尔反尔的反悔,自己这边答应了她的要求,人事后却不照着约定的方法去做。

    于是稀里糊涂之下,林飒不知不觉间,就陪着司徒昊赏了场、京城几乎人尽皆知的荷花。

    “要不这样吧,既然约定好了,咱们总得有个履行约定的期限吧?”

    “十天怎么样?”

    “最多十天吧!如果十天之内,你仍拖着没有行动,不去找唐国公说清楚此事,那本姑娘到时候就单方面认定你违约、耍赖,出尔反尔,”

    “真到了那个时候,不好意思,就别怪本姑娘翻脸无情……”临上岸前,林飒尝试着将约定又细化了一下。

    而就在她将心里想了半天的狠话,准备说出口震震司徒昊的时候,

    不料人只说了一半,只见那司徒昊又轻声打断了他,疑惑着问道,“本郡王怎么感觉,林大小姐真是对昊好没有信心。你这样三番两次,让昊都不由得不怀疑,我以前难道在你面前有做过失信的事吗?”

    “这……这个,眼下来看,自……自然是不能有的。”被对方猛不丁这么一问,林飒一时间没有心理准备,又不能讲前世对方做的坏事,只得赶紧磕磕巴巴的回道。

    说完,心中又实在有些气不过,遂又气鼓鼓的补充道,“眼下没有,不代表,你以后就不会没有呀?”

    “这就对了吗?昊仔细想了一下,以前和林大小姐,好像还真就没有认真接触过,所以眼下违约一事,自然是不能有的呀。”

    听林飒如此说,那司徒昊淡淡一笑,云淡风轻道,

    “至于以后嘛,事情都还没有发生,现在就妄自断言,是不是有些为事过早了些。”

    “当然,昊的意思是:阁下只管放心,昊从来不是言而无信之人。这么给你说吧,用不了十天,昊就有信心,会让你看到你自己想要的结果的。”

    “最好如此,我等着你兑现你的承诺……”

    不料这次,司徒昊竟然没有等林飒将话说完,自己一个人一转身,率先上了岸,还头也不扭的直接走了。

    “这人,竟然他还先走了,拽什么拽呀,看十日后结果本姑娘不满意,回头怎么找你算账。”见人就这么趾高气扬的离开了,林飒望着司徒昊的背影,恨恨的啐道。

    接下来无事,人也走了,林飒也只有按照原计划,先打道回府了。

    回去后进了世安苑,见了大长公主,简单解释了几句,林飒就找个理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闲来无事躺在床上,她却是怎么想,怎么觉得今天这事好像做梦一样,有些不太真实。

    尤其是那司徒昊,一反常态,这次答应的竟如此痛快,好像完全不是他一惯作风狠辣的风格。

    “天哪,总不能是他准备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在背后再搞什么小动作吧……”

    “可是到底搞什么小动作呢?”

    “他这般忽悠自己,陪他游荷塘,又有什么意思呢?”

    林飒辗转反侧想了半天,却是百思不得其果。

    忐忐忑忑熬了一夜,以至于害的林飒觉都没睡好,直到天快擦亮了,这才堪堪闭上了眼睛,勉强休息一会。

    而就在林飒这边刚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的刚进入梦乡之际,

    只见突然,“咣当……”,

    很大的一声门响,好像是房间的门被什么人给直接撞开了。

    谁呀,进个屋还整这么大的动静?

    看这莽莽撞撞的样儿,倒和和唐婧依那疯丫头平素的作风有几分相似……林飒人躺在床上,脑海里伴着外面的动静,却是下意识的想道。

    不料这个想法刚蹦出来,就又被她很快给否定了。

    得了吧林飒,你就别做梦了,胡思乱想什么呐,人唐婧依现在还在唐府里度日如年,整日里以泪洗面,等着自己解救呢,哪里会有可能,大清早的跑过来撞自己的门哪。

    算了算了,不要再想入非非了,怕总不能又是花灵那脚下没跟的小丫头,进门弄的动静大了吧……

    想通这一切,林飒翻了个身,就准备继续睡下去。

    不料,人刚翻了一半,就见一个身影已风一般刮到了自己床边,

    下一刻,身上一凉,就见有人好像直接掀掉了自己身上盖着的被子,

    接下来就是一个乍乍呼呼、嫌弃的声音,“起来起来,大懒虫,都日上三竿了,竟然还赖在床上不起,传出去都不怕别人笑话……”

    这熟悉的声音……

    分明就是唐婧依呀!

    乖乖,难道这丫头这么快就满血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