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百花大帝 > 第一千两百七十二章 谁都不能和长安相比
    破茧级高手,看来这是来了一个硬茬,上官天下脸色大变,“你们还等什么,动手,拿下这个男人!”此刻,站在谢长安面前的是上官家的四大战士,他们四个现在的实力修为是达到了不攻级,四个不攻级对战一个破茧级,也挺麻烦的,不攻级在天元大陆的修为体系中,是最特殊的一个,单打独斗是一把好手,可若是多个不攻级在一起的话,那么他们就可以打配合,功力的相融性,可以让他们四合一,很多战士的一生都停留在不攻级,不是他们无法提升,而是他们不愿意!

    不攻级需要探索的地方真的是太多了,天元大陆的修炼体系那是轩辕氏一手建立的,在不攻级这一点上,轩辕氏花费的时间是最多的,所谓不攻,就是不攻而攻,这才是不攻级的精髓,想要真正的领悟,其实并不容易,谢长安在大量的实战中,算是领悟出了一点点,就是包抄后路,前后围堵之火,逐个击杀,打乱对方的所有阵型!

    “让我一个对战四个,上官啊,你还真是看的起我啊,这很好啊,你们有什么本事,就都拿出来吧,为了表示公平,我空手与你们过招,绝对不会用我的兵刃的!”谢长安是典型的进攻型战士,只要是他认准了,他就发起绝对的进攻,一手成拳,一手成掌,使用的竟然是相同的碎石拳法,拳法刚猛,掌法灵动,正好是贴合了阴阳,那四个上官战士面对如此强悍攻击,竟然是无法抵挡!

    风一般的拳速,说的就是谢长安现在,其实谢长安自己并没有刻意去修炼,但是此刻一出手,当真是惊技四座,谢长安明明使用的是碎石拳,可是碎石拳竟然是这样的吗?竟然是可以无视一切的章法,方位,所做的一切都只有一个目的,全力将对方击倒!红妆自然是最高兴的,想不到,长安的实战能力又是提升了不少,“上官天下,你找的这些人根本就不行啊,不如你亲自下场吧!”

    至于谢长安是怎么平安抵达这里的,谢长安不想说,上官天下的脸色已经是难看到了极点,“你们四个难道是在这里混日子的吗?平日里我是怎么教你们的,难道你们是真的忘记了吗?”对啊,四个不攻级高手原本就是十分厉害的,不应该这么怂包,果然,那四个战士的气势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不攻级的首要一点就是他们的肉体强悍度比钢铁还要硬!

    “打了那么多下,现在也应该轮到我们了!”和不攻级高手比拼拳法,这本身就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不攻级对于修炼者的要求很高,主要是体现在想要达到这一境界,需要大量的实战经验,以此才能锻炼出最完美的肉体,谢长安能这么快达到破茧级,是因为他的洛神赋之火每天都是不断的锻造他的肉身,就算是没有实战,他的肉体强度也足够了,更不用说,他是真的有着大量的实战经验了!

    “很好,这样就对了,只是我一个人出拳没有意思,看来你们是真的准备好了是吗?好,那我们重新开始,这一次,我们玩的更有趣一点的,只要你们四个不管是谁,能碰到我的衣角,就算你们赢,我谢长安马上走人,而且从此不再踏足无极峰一步,加油啊,要是你们输了,那上官天下的脸色该有多么的难看啊!”谢长安是一个十分爱玩的人,现在他的玩心又起来了,“坐下,不如好好看看,长安是如何战斗的。”

    通过刚才的交手,谢长安已经是弄清楚了这四个人的战斗方法,现在看来,属性相克是最好的办法,他手指轻点,在无形中构建了四个空间,分别是风、火、土、水,混天元气的最基本应用就是对于空间的运用,有了这四个空间之后,他根本就不用动,“胜负已分,再打下去已经是没有了任何的意义。”这四个上官战士的真气终于是出现了逆流,“别再动手了,你们四个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真气逆流吗?打从一开始,你们就是身处在我的混天元气中了,失败是必然的!”

    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他上官家的面子已经是丢完了,若是他这个当家人再不做点儿什么的话,那么日后天下会如何看待他们上官家呢?“好了,你们四个退下,你们不是他的对手,谢长安你既然敢来,那么能作为你对手的人就只有我了,红妆,我会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能够配得上你的男人就只有我一个人而已!”红妆倒是一点儿都不担心,她现在就是一种看戏的状态,整个人都是放松的,“要战就战,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话呢?”

    这谢长安现在已经是上官天下心中的一根刺了,要是不拔掉的话,他的心中会十分的难受的,上官天下实力无限接近无为级,这对自己来说还真的是一个挑战了,自己是绝对不可以大意的,面对此人,空手自然是大不敬的,手掌轻轻一握,倒立在地面的黑木刀,落入手中,在握住刀的那一刻,他整个人都是变得不一样了!

    “且慢,天下,这一战不如让老夫来好了,你是我上官家的未来,是绝对不可以受伤的,而我已经是垂暮之年,能遇见这样的一个对手,应该是我的幸运了。”有谁能想到这个时候开口的是上官老爷子,众人都是一片的哗然,百里西现在是终于明白,为什么三日前,百里红妆会答应的这么爽快了,原来这就是她给自己的惊喜吗?

    “红妆,你究竟还想闹到什么地步?在你的心中难道家族当真是比不上这个叫做长安的男人吗?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你从小就一直要这么的叛逆,难道听从我的话,就真的让你这么的难受吗?”

    “是,我就是叛逆,只有在长安的身上我看到了自由,而从前的我,感受到的全部都是压抑,只有的感觉你是不会明白,这就是我送给你的大礼,怎么样,喜欢吗?莫说是区区百里家,就算是整个天下也不能和长安相比,从前不能,今后更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