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阅读网 > 修真小说_飞禽走兽正规官网 > 不可思议的山海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第三更)
    很久很久以前,不,按照山海的时代来看,是很久很久以后。

    妘载和众人明明白白的说了,三千死士,凡是参与的,都可以被中原的陶唐使者,亲口封为“五丁力士”。

    这来自于古秦国攻蜀的传说,不过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发生。

    蜀国有天险阻塞中原,秦国欲取巴蜀,但是蜀国难叩,于是惠文王想出了一个石牛粪金的计量,使贪心的蜀王前来求取,于是蜀王派出了五个天生神力的勇士,搬山开石,硬生生把蜀山凿开一条大道,但是在这场工程中,发生了巨大的事故,以及大蛇吃女人,又遇到山崩,以至于五丁力士死亡,秦女死巨蛇亡,五丁陨命。

    蜀道通,闻五丁亡,秦无惮,于是秦军一至,蜀国立亡。

    力士,这是相当于勇士的伟大称呼。

    但是各个部族的族长,并不会因为一个中原认可的称呼,就把自家族人的性命给搭上去。

    “就近开采山石怎么样?虽然材料劣质了一些,但是关卡也是能筑起来的....”

    有人皱眉,提出这个建议,但是并没有多少人附和他,反而是应声寥寥。

    “问题不在这里。”

    涂山氏族长摇头,向妘载道:“南方的战士是保卫家园,但我们只是协助,中原的命令,只需要我们出兵帮助作战,而不是主力,现在修筑城关,你却说还需要人手去赴死,要抱着搭上性命的准备,但我们连三苗的人,一个人都没见到,自己这里就要产生死亡吗?”

    “即使你自己成为第一位死士,也不足以让我们出人,与你一起赴死。”

    涂山氏族长看向洵山,以及柴桑的大巫师:“并不是东夷人没有信用,而是这种死亡,是无谓的,是不必要的....当然,是对于我们来说,那么,如果你们想要让我们的人同样帮助你们......”

    “不必了。”

    这时候,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洵山的大巫师直接道:“这三千战士,洵山自出五百。”

    “剩下的,从南部诸野挑选吧!各位,轮到我们了。”

    南部诸野的部族,族长与巫师们面面相觑。

    但他们最后都站到了妘载那一面。

    百越的人在看东夷的笑话,而东夷的人则是有些挂不住脸。

    但是涂山族长却依旧沉稳。

    他看到丹朱的眼神冷了下来,但是涂山族长,涂青依旧道:

    “东夷人并不怕死,我们更不是在争取什么利益,该有的利益,中原已经给够了,东夷人不贪心,东方人,也不贪心,我们不是西方的昆仑三部,该打的仗,说到了,就一定会做到。”

    “但是,死亡要有理由。”

    “日出旸谷,终要落在虞渊,这是亘古不变的天理,但是在落入虞渊之前,太阳的光明必然普照大地,熊熊不灭。”

    妘载从土台上下来,走到他面前,向他行中原的礼。

    涂青回应中原的礼:

    “日出旸谷。”

    妘载郑重道:“太阳从东方的旸谷升起,从扶桑上出发,一路行向西方的若木,降临在虞渊之中,最后沉入昧谷死去,但太阳真的死了吗?”

    “它第二天依旧会照样出现在东方的天宇上,即使有一天被乌云所遮挡,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太阳的光芒终究会落在大地上。”

    “我只是一个部族的小巫师,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部族,说的比较自私一些,如果三苗来到这里,那么我的部族就会毁灭。”

    “而东夷,百越,虽然不会惧怕三苗,而三苗也会忌惮各位,不会在元气大伤的时候过分冲击,但是如果等他们恢复过来呢?”

    “东夷,百越,能够与中原相比吗?中原攻伐三苗,丹渊一战惊天动地,这才把三苗击退到南方,而也仅仅是击退而已,中原都没有继续追击,取胜的把握。”

    “难道东夷,百越就有了吗?”

    “东夷有长弓之利,百越有舟船之捷,三苗这两样都没有,但他们难道就弱吗?”

    “涂山族长,知道牺牲的意思吗?”

    涂青道:“这里哪个人不知道牺牲的意思呢?”

    在上古时代,牺牲并没有后世的伟大意义,但却同样庄重,因为牺牲指的是祭祀时的纯色牲口贡品,也就是山海经中所说的“白犬”“白马”“白鸟”等纯白色的,十分少见的纯色牲口。

    到了后来,也就是如今的时代,牺牲还具备供给“盟誓”、“宴享”时所用的牲畜。

    也就是所谓盟誓时所要祭祀的,发誓的东西。

    周代的时候,诸侯盟约,即使是在礼崩乐坏的春秋战国,七国各自称王的情况下,要做什么大事情,无法取信于对方的时候,仍旧要去洛阳,请“天子胙”。

    意思就是,你可以不信我,但是现在我把天子家晒干的腊肉请来,剁了两刀,这就算是对天发誓,你总不能不相信天子,而且有了这玩意,一旦我背弃盟约,那么天下的诸侯都会鄙视与谴责我。

    五国相王时期,就是这么做的。

    妘载对涂山族长道:“牺牲,指的是向上天或者自己的信仰,供奉以血食,其意,是为‘信仰而死’。”

    “我们这一次凿开夏山,搬运石材,是为了修筑最坚固的关,是为了抵挡三苗的进犯,如果用周围的,随地可见的寻常土石,万一出了问题,关卡被破,那么我们又在努力什么呢?”

    “这也是牺牲!”

    “把我们的性命,奉献给我们的事业,把我们的意志,昭示给冥冥上天!”

    “总会有人站出来,不必强求,不必绑架,有人愿意保护家园,自然就会站在这里。”

    “如果我们成功了,那么天也站在我们这里!”

    “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任何敌人也攻不破的!就像是这座‘崇墉(高大的城池)’!上天不允许三苗进犯,我们保护家园的行为,是得到天地认可的!”

    “乐牺牲吾生,百死而不辞!(巫祝语)”

    妘载看向所有人,此时此刻,百越的诸多头领们已经互相对视。

    他们确实是感觉到了一股“力量”。

    这个孩子,说的是正确的。这个小小的巫师,从小义到大义,说的都是正确的。

    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

    句明氏这时候出来了,他们的战士,以拳头捶打自己的臂膀!

    “苍天在上!”

    最开始只是句明氏,但是很快,吴越地区的小部族,杨越的扬夷氏,百濮氏,南濮氏,最后,连巨象氏族长都大笑起来,捶打自己的臂膀!

    真是有胆魄的孩子!

    “苍天在上!”

    百越的声音高亢如海潮汹涌,战斗情绪在此时空前的高涨,而受到情绪的引导,南方的部族之中,不断有人脑子发热,开始请求去当这三千力士。

    至最后,东夷人中,涂山氏族长算是了解了妘载的决心,而不论百越是不是在起哄,他已经认可了妘载方才的那番话。

    那么....明天的太阳.....

    或许,要从夏山升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