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5日,两人从武夷洞天出来,不紧不慢的徒步前往重庆。

    一路行来,他们发现尽管战争导致生灵涂炭,但是老百姓依然在田间辛苦的劳作,中国的老百姓充满了韧性,只要坚持活下去,终究会有希望。

    在经过南昌的时候,秦笛看见“三家店”机场上,停着二十几架日军飞机,于是他停下了脚步。

    等到天黑,晏雪负责打碎机场四周的探照灯,秦笛悄悄潜入机场,将两架运输机,十架战斗机和十架轰炸机收入纳虚葫芦,然后不声不响的离去。

    整个过程没死一个人,秦笛已经不想再杀人了。

    因为他是筑基第六重,对于凡人而言高高在上,如果再出手大肆杀戮,老天会看不过眼,说不定还会降下天雷。

    上一次他在筑基第五重遭到雷劈,就是因为击沉了三艘航母,累积害死2000人,所以老天想劈死他。

    两人做完这件事,然后继续向西,途径龙虎山。

    秦笛对龙虎山有些兴趣,因为这是一座名山,是道教七十二福地之一。龙虎山为道教正一道天师派“祖庭”,张道陵于龙虎山修道炼丹大成后,从汉末第四代天师张盛始,历代天师华居此地,守龙虎山寻仙觅术,坐上清宫演教布化,居天师府修身养性,世袭道统60代,奕世沿守1800余年,他们得到历代封建王朝的崇奉和册封,官至一品,位极人臣,形成中国文化史上传承世袭“南张北孔”两大世家。

    可惜秦笛在龙虎山周围转了许久,也没有找到隐藏的小世界,小型的灵脉倒是找到一条,正是因为有一条灵脉的缘故,龙虎山周围风景秀丽,碧水丹山,树木葱绿,河水清澈,适合于道士修炼。

    龙虎山地区在道教兴盛时,先后建有十大道宫,八十一座道观,五十座道院,十个道庵,其繁荣景象可见一斑。然而自汉至今,桑海靡常,多数宫观早已废圮,保存者唯有天师府。

    最后他们来到天师府。

    天师府坐落在江西贵溪上清镇,南朝琵琶峰,面临上清河,北倚西华山,东距大上清官二华里,西离龙虎山主峰十五里许。整个府第占地二万四千多平方米,规模宏大,雄伟壮观,建筑华丽,工艺精致。院内豫樟成林,古木参天,浓荫散绿,环境清幽。

    秦笛和晏雪纵身跳进院墙,大摇大摆的闲逛。

    因为天师府太大了,来往的人员很复杂,所以一路走过去,也没有人拦阻。

    他们除了家庙、私第、大堂、敕书阁和味腴书屋没进去之外,其他的地方都走了一遍,先后看了玄坛殿,真武殿、提举署、法篆局、赞教厅、万法宗坛、观星台、灵芝园等处。然而这里,也同样看不到小世界洞天福地的影子。

    最后,秦笛在纳凉居的门口,看到一只浅黄色的母狗卧在地上,还有七只小狗正在吃奶,他的目光从那些小狗身上掠过,忽然间他的眼前一亮:‘咦,这条小狗有点儿意思。’

    他二话不说,伸手将一条小狗抓过来,在地上丢了几块银元,对晏雪笑道:“快走。免得被人拦住,还得多费口舌。”

    晏雪看那只小狗,颜色金黄,大大的眼睛,两只耳朵长在头顶上,略微向前方塌陷,根本没有一点儿凶悍的样子,反倒显得娇憨懵懂,分明是一只不错的宠物。

    两人出了天师府,那只小狗也没有叫一声,好像认准了秦笛是他的主人一般。

    晏雪问:“先生,你从来不养狗,怎么今天转了性子?”

    秦笛笑道:“我不养狗,是因为狗的寿命太短暂,不过20年,就到生命的尽头,对我们来说徒增伤感。”

    “那么这条小狗与众不同吗?”

    “没错,这条狗很稀罕。狗跟人一样,也可能产生灵根,如果加以培养,可以突破寿限,变成灵犬、仙犬。”

    “我们先后走过很多地方,为何以前没碰到灵犬呢?”

    “因为天地间灵气匮乏,灵犬变得极其稀少,即便有几只偶然诞生,也因为缺乏调教,无法自行开灵,还是不能突破寿限。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地球上连妖兽都没有。搁在数千年前,人间是有妖怪的。”

    “什么是妖怪?”

    “草木、野兽吸收天地精华走上修真路,到有了一定的境界,就能转化为妖怪,除此之外还有山精、幽灵,游荡于天地之间。可惜因为末世的缘故,这些东西都基本绝迹了。”

    秦笛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再过几年,等到新中国成立,天道一改,神州大陆不许成精,所以必须在此之前,帮这条小狗开灵。

    晏雪接过巴掌大的小狗,托在手中轻轻抚摸,问道:“先生,这是什么品种?”

    秦笛微微一笑:“这是中国传承数千年的土狗,又叫‘中华田园犬’。古诗云,左牵黄右擎苍,那个‘黄’字,说的就是它!而传说中的哮天犬,便出自这个品种。”

    晏雪笑道:“哪有什么哮天犬?那只是神话而已。”

    秦笛没吱声,因为他前世不但见过哮天犬,还亲自施展落日箭诀,将杨二郎的哮天犬给猎杀了!

    他亲手毁灭了一个神话!所以想再造一个神话出来!

    他望着那条金黄色的小狗,道:“从今以后,这条狗就叫‘哮天犬’!”

    晏雪莞尔一笑:“好吧,那我也这么叫它。”

    他们一路向西,经过长沙。

    此时的长沙并没有被日军占据。

    围绕着长沙城,中日之间已经进行了三次大的会战,中国动用120万军队,日本动用40万军队,双方反复厮杀,鲜血洒满三湘大地。战后统计,中国阵亡和失踪的将士93944人,

    日本伤亡11万人。

    具体的数字,或许会有出入,但长沙会战是正面战场取得的胜利。长沙会战的胜利,粉碎了日本消灭中国军队主力、“以战迫降”的战略目标,有力地保卫了湖南广大地区和我国西南大后方的安全,稳定了湖南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