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话声刚落,汤经义立刻冷笑道:“你若没有胆量,大可以回到牢房,没有人强求。”

      “如果不是小兄弟救我们出来,我们就是任人屠宰的羔羊。”天风道人也是冷冷道:“别人将刀都架在你的脖子上,你竟然瞻前顾后,还真是让我们开眼了。”

      那人顿时有些尴尬。

      其实其余人心中也有这担心。

      但天风道人这话,却是大有道理。

      人家都已经将刀架在脖子上,还怕以后报仇,倒是有些可笑。

      秦逍低声道:“诸位如果有不愿意参与进来的,可以现在回去,这位前辈说的对,我们不会强求。如果从一开始就不能齐心,想要杀出断空堡,那还真是难上加难。”

      众人互相瞧了瞧,无人说话。

      田鸿影终于道:“尼扎目给我下了毒,我现在还看不大清楚,视线模糊,不过只要给我一件兵器,也能助你们一臂之力。”

      田鸿影乃是剑谷门人,名声在外,众人听他这样说,更无担心。

      秦逍想了一下,才道:“事不宜迟,我先去解决那两名狱卒,道长,你没有戴脚镣,是否能够帮我一下。”

      天风道长立刻道:“义不容辞!”

      秦逍众人被囚禁的是地牢,之前被带进来时,需要拾级而下,下到地底,牢门前有守卫,而下了石梯,靠左边有一间小石屋,便是狱卒所在的地方。

      秦逍回到自己牢房内,古修儒尚未醒来,那狱卒横尸在地,秦逍也不耽搁,三下五除二脱了狱卒的袍子,自己穿上。

      这狱卒身材比秦逍高一些,好在并不胖,秦逍穿上狱卒的袍子,乍一看去,还真不容易辨识出来。

      唐蓉看在眼里,低声问道:“你要做什么?”

      “蓉姐姐,牢房里的其它人我都已经放了出来,而且和大家谈好,联手杀出断空堡。”秦逍低声道:“你留在这里,看着古修儒,暂时不要离开,待会儿我来接你。”

      “你一切要小心。”唐蓉忙道。

      秦逍冲着唐蓉一笑,狱卒穿着黑袍子,包裹面庞的也是黑巾,秦逍按照狱卒样子用黑巾裹住脸,这才出了牢房。

      天风道人在外面等候,手托着铁镣,以免发出声响。

      两人轻手轻脚到了狱卒那石室附近,两人贴着墙壁靠近过去,石室的门微敞开着,两名狱卒正坐在里面低声说话,秦逍向天风道人微点头,这才握住鱼肠刺,鱼肠刺被袖子遮挡,他深吸一口气,这才进了狱卒的石室内。

      里面点着灯,倒不是很亮,那两名狱卒见同伴回来,都向他瞧过来,秦逍立刻侧转身,往石室角落过去,两名狱卒也不疑有他,冲着秦逍说了两句,说的不是中原话,秦逍也听不懂,并不理会。

      那两人还要低声说话,一人忽然想到什么,向门外看了一眼,站起身来,走到秦逍边上,拍了拍秦逍肩头,问了一句什么,秦逍虽然听不明白,但估计是在询问古修儒为何不见踪迹,转过身来,那人看到秦逍眼睛,还没多说,秦逍手中的鱼肠刺已经刺入了这狱卒的喉咙。

      另一名狱卒正端着杯子喝奶茶,刚放下杯子,见到同伴身体挣扎,有些不对劲,赫然起身,拔出弯刀,向秦逍走过去,忽然感觉边上一道身影冲过来,他扭头看过去,只见一团黑影如同饿狼般,已经近在咫尺,脸色骤变,还没发出声音,天风道人举起的双手已经狠狠砸下来。

      那镣铐精铁所制,沉重的很,砸在这狱卒头上,顿时血浆迸出,哼都没哼一声,软软瘫倒下去,在地上抽搐不止。

      天风道人唯恐这家伙没有死透,蹲下去,又连砸了五六下,将那颗脑袋砸得不成人形,这才罢手。

      秦逍那边也解决了狱卒,放倒尸首,借着灯火,瞧见角落里果然挂着一只铁环,上面也是悬挂着不少钥匙。

      秦逍过去摘了下来,上面的钥匙与打开牢房的钥匙大不相同,向天风道长使了个眼色,天风道长立刻过去,两手抬起,秦逍试了几次,“咔嚓”一声,铁镣竟是真的被打开。

      天风道长显出欢喜之色,轻轻放下铁镣,这才拾起被杀狱卒的弯刀,又过去将另一人的佩刀也捡起来,低声道:“天无绝人之路,小兄弟,这次大伙儿可多谢你了。”

      秦逍也不多言,拿着镣铐钥匙迅速出门,经过自己的牢房,进去拎起古修儒,向唐蓉道:“蓉姐姐,你再等一会儿,这家伙我可要用用。”领着古修儒出了门,到了田鸿影这边。

      众人一直在等候,见两人安然返回,都是欢喜。

      “小兄弟,这是什么人?”汤经义见秦逍拎着一人进来,很是诧异,其他人也都疑惑。

      秦逍也不废话,先用钥匙见众人的手脚镣铐打开,众人得到自由,都是欢欣鼓舞。

      “他与尼扎目勾结,咱们对石堡的地形不熟系,看看这人是不是知道一些。”秦逍道:“不过他先前被我打晕了,还没醒过来。”

      天风道长道:“那容易。”蹲下身子,出手迅疾,点了古修儒身上几处穴道,便听得古修儒长吐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他迷迷糊糊坐起身,猛地发现四周黑影重重,大吃一惊,缓过神,见众人一个个如狼似虎盯着自己,古修儒更是心惊胆战,颤声道:“你.....你们是什么人?”

      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肩头,扭头一看,见是一个狱卒,先是一怔,等看清楚那人的脸,失声道:“是.....是你!”

      秦逍进来之前,已经摘下黑巾,露出脸庞,微笑道:“古修儒,你看明白了,这里都是高手,他们随便一人用一根手指,就能要了你性命,你最好老实点,别惹恼了诸位前辈。”

      汤经义已经上前揪住古修儒衣领,厉声道:“你是尼扎目的人?老子现在就活剐了你。”

      古修儒真想再晕过去,这四周都是猛人,他何曾见过此等阵仗,浑身发软,颤声道:“饶.....饶命,我....我不是他的人,我.....!”

      “废话少说。”田鸿影冷声道:“断空堡的格局,你可清楚?”

      “我......我不知道。”古修儒道:“我.....我的行动,也是受到限制,不能四处乱走,我.....!”

      “古修儒,我问你,尼扎目住在什么地方,你是否清楚?”秦逍冷冷道:“你若连这个都不知道,那也就没用处了,一刀砍了他。”

      天风道人立刻拿刀架在了古修儒脖子上。

      古修儒忙道:“我.....我知道。”额头冷汗直冒:“我不清楚他具体住在哪一间,但是......但是他住在西边的院子里。”

      “画出大概位置。”田鸿影道。

      有人解了古修儒的绳子,丢给他一块小石子,古修儒想了一下,这时候哪敢玩花样,用小石子在地上将断空堡的大致格局画了出来。

      这断空堡虽然让人谈之色变,但其实就是一座建在山腰的石堡,倒也没有多复杂。

      古修儒虽然不能清楚整个石堡的格局,但他比之其他人还是要自由不少,将自己所知的地方画了出来,确实不能踏足的地方只能留下空白,即使如此,石堡的大概情状却也是一目了然。

      “擒贼先擒王。”秦逍道:“诸位前辈,断空堡最要紧的人就是尼扎目,我们趁夜突袭,如果能够迅速控制住尼扎目,也就几乎将断空堡控制在手中,可是一旦没能得手,尼扎目逃脱,咱们的麻烦就会很大。”

      “小兄弟说的对。”天风道长颔首道:“所以咱们不用管其他地方,先拿下尼扎目最是要紧。”

      “咱们加起来,参加行动的共有八人。”秦逍道:“大家看着格局,从地牢出去之后,要绕过两道墙才能抵达西边的院子,可是这中间一定有守卫,一旦被守卫发现,尼扎目发现情况不对,很可能会溜走,这里的地形他们最是熟悉,真要跑了,咱们还真不好抓到他。”

      一人道:“我们不能绕过去,依我之见,直接翻墙过去,这样距离就会大大缩短。”

      “我也是这个意思。”秦逍道:“西院是个独立的院落,我们到了西院,有任何动静,其他人必然会前往支援,大家看这里,这里有一道门,是通往西院的必经之路,如果能够守住这道门,让支援的力量无法突破,那么我们就可以从容抓住尼扎目,尼扎目一旦成为我们的人质,其他人应该不敢轻举妄动。”抬头环顾一圈:“就算那些人不顾尼扎目的生死,咱们宰了尼扎目,他们群龙无首,无人指挥,咱们合力,也未必输给这些魑魅魍魉。”

      汤经义冷笑道:“如果不是担心这石堡里有机关陷阱,咱们八人直接杀出去,也能将断空堡杀个鸡犬不留。”

      “汤掌门这话没错。”天风道长点头道:“这些胡人狡诈多端,大家行动的时候,千万要小心机关陷阱,还有,他们擅长毒药,千万别被他们伤到皮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诸位前辈,大概的情况就是如此。”秦逍道:“田阁主,你眼睛不大看见,就请天风道长为首领,道长做一下部署,然后我们都遵从道长的指挥。一旦打起来,不能各自为战,都要听从道长的指挥。”

      天风道长摇头道:“小兄弟,你聪慧过人,身处险境,却是冷静无比,而且思虑周密,年少有为,不用我来部署,我听你的就是。”

      其他人互相看了看,汤经义也道:“不错,我们听你的。”

      秦逍忙道:“小子年轻无知,不敢吩咐诸位前辈,还是......!”

      “就你来指挥大家。”田鸿影忽然开口道:“大家没有异议,你就带着我们,血洗断空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