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意》这本书的销量确实比较一般,至少在东野圭吾的小说里,就是如此。

    但若是能看到东野的书迷对这部小说的评论,一定可以确认,这部小说可以位列东野圭吾小说的前五,草野幸记得不管是我们中国还是日本,都是如此。

    为什么会这样呢?

    其实这部小说的销量确实不行,就算是眼下,也不如那部《名侦探的守则》,当然了,这恐怕是跟电视剧有一定的关系,《名侦探的守则》这部电影让草野幸编写的非常有趣,特别是他还重点的安排了那个男扮女装的戏。

    天下一大五郎是如何判断出来,那个家伙是男扮女装的呢?

    “原因就是,你拒绝了我的求婚!拒绝了像我这样英俊潇洒,头脑聪明,行动果断,神出鬼没的名侦探的求婚,那么,你一定不是个女人!”

    嗯,就是这样,名侦探还真的是做出来一个让人意外的推理呢。

    助手菜菜子当时无法不吐槽:这里就没有一个正常人。

    好吧,据说当时观众不少是笑疯了,还有不少吐了的,打电话过来投诉。

    这个电视剧可不是草野幸监督的,是春山哦,所以,春山就承担了这些投诉。

    也算不错吧。

    而《恶意》就不一样了,作为一部差不多同期出版的小说,这部就严肃的多,另外,草野幸也有自己的判断。

    这部作品应该是东野圭吾从本格推理转向社会派推理的开篇之作,也是其关键之作。

    事实上,《名侦探的守则》里,东野圭吾也吐槽了自己的偶像松本清张,因为有这么一个案子。

    就是说,一桩杀人案,然后就出现了一个家伙,他把所有的到达那个城市的路线以及时间全部说了一遍,对,几乎就全部的说了一下。

    最后告诉名侦探,你看,我没有任何的作案可能,我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好吧,这根本就是在告诉所有人,他就是凶手。

    但这个真的是吐槽,因为松本清张喜欢用这种手法来写作,告诉读者,坐这辆车不行,坐那辆车也不行,骑自行车更不行。

    那么,真相是什么呢?

    原来凶手坐了火车。

    而在东野圭吾的那个守则里就告诉观众,因为凶手坐了飞机,所以,他杀人还是来得及的。

    这简直是疯狂吐槽,也许正因为这样,东野圭吾就没承认过自己后来写的是社会派推理。

    但是,《恶意》是一本社会派的作品,这部小说还跟阿婆的《罗杰疑案》有一些相似,不过,这部小说里真正的亮点,那就是:

    无边的恶意。

    这是一部让人读起来会浑身发冷的小说,特别是到了最后,那真正的真相出现之后,让人回味良久。

    所以,草野幸就直接拍板了,他觉得以这部小说拍出来的电影决胜负,将会有很大的把握。

    森田那个家伙当然还觉得这小说有些不太可靠,毕竟他对东野圭吾还是不太信任的,不过,草野幸都这么说了,那么,身为被帮助的对象,自然就……反正全都依靠阿幸了!

    森田这颗韭菜精,已经成功的多次完成了自我收割。

    那么,接下来草野幸就得怎么帮忙呢?

    他说过,不提供剧本,这个剧本当然就包括了很多,比如分镜剧本等等。

    找个枪手吗?

    似乎这么做也是不行的,关键那个小汀又不是白痴,那个家伙大概率会防着这一手,还有可能设计一个陷阱,等抓到了枪手,他就可以直接赢了。

    草野幸多少有些头疼,可是,这件事他必须成功,不然,自己好不容易收到囊中的电影事业局岂不是要飞走了嘛。

    从调布市回来,时间已经是傍晚,草野幸稍稍有些疲累。

    毕竟跟冰美人大战了几个回合,这个长腿美女确实在那方面有一定的实力。

    草野幸就很想先睡一觉,可没想到,当他回到自己的家,他就又看到了门口站了一个人。

    “欧尼酱。”

    “这……又怎么了?”

    “……”

    广末凉子并没有说话,就是用眼睛看着他。

    ……

    “别光顾着跟猫玩。”

    “知道了。”

    “吃了没有?”

    “还没有。”

    “你等一下,拉面怎么样?”

    “OK!”

    草野幸的看着房间里凉子跟丑八怪的和谐画面,他只好拨通电话叫个外卖。

    日本现在就有外卖,只不过送货的价格不便宜就是了,眼下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如此。

    刚刚已经问了这个丫头为什么又来了。

    凉子只是说,不是都叫你欧尼酱了吗?为什么不能来?

    草野幸没办法,谁让自己这么受欢迎呢。

    没多久,两碗拉面送到,这一对儿古怪的兄妹就准备大快朵颐了。

    吸溜~吸溜~

    吃面条都这个声响,就算是新生代偶像也是如此。

    凉子在草野幸面前还算放得开,但以草野幸的眼光来看,他心里有数。

    拉面是真的起源于中国的日本食物,这是日本自己调查研究的结果,而草野幸看来,就东京风以及博多拉面这种,可以在东北的沈城找一下根源,那里有一种叫做四季面条的汤面,不是那个老四季,那个是鸡架抻面。

    四季面条是以大块五花肉用酱油等佐料来做这个汤,要再找一下来源的话,大概是胶东的把子肉,当然,那个是配米饭的,不过,配上压出来的面条,就跟东京风拉面差不多了。

    拉面这种大油大荤的食物,果然会让嘴唇有一层油的,草野幸就忍不住拿了纸巾,帮着那丫头擦了擦。

    这个举动很自然,特别像哥哥对妹妹的那种,但是。。。

    “呜呜呜……”凉子竟然哭了。

    草野幸挠头了,不光他,就连丑八怪都是如此。

    “到底怎么了?”草野幸觉得,这个问题大概应该能有答案了吧。

    凉子算是终于说了,“学校的人,都太过分了!她们,她们……”

    “被排挤了?”草野幸之前有想过这种可能。

    凉子抹了一把泪水,“不知道是谁,把用过的卫生巾扔进我的鞋柜里,呜呜……”

    草野幸也很生气,但是眼下他又能如何呢?

    “那是她们嫉妒你。”

    “我知道。”

    “那你应该高兴呀。”

    “怎么可能!”

    草野幸这个安慰效果比较差,那可怎么办?

    突然间,好像福至心灵一样,草野幸来了个灵感。

    “这个你看看。”

    “什么?”

    凉子万没想到,自己这样伤心了,在东京算是唯一的‘亲人’欧尼酱,竟然拿出了一本小说来!

    对,就是那部《恶意》。

    草野幸接着是这么说的,“最近那个《日本沉没》让你更火了,对吧,那我告诉你,以后你会更火的。现在就这样受不了啦,那以后怎么办?来,你告诉我,以后可怎么办?”

    “……”凉子嘟嘴。

    而草野幸更是接着往下说,“你呀,跟我面前不要装可爱了,你根本就不是这种风格的。”

    “啊?”凉子万没想到欧尼酱竟然会说这种话。

    不对,他是把自己给看穿了。

    其实,别人也许会被凉子迷惑,草野幸是什么人?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丫头,其实非常的有性格,有时候做事很是果断,特立独行。

    就说本来的那个凉子,在后来弄了一出未婚先孕,这件事轰动整个日本,但在后来也就是她又重新复出的时候说过。

    她当时是想找个理由退圈,真的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了,只能用这种极端手段,不然她可能会死。

    也许这是假的,也许也是真的,至少在她火的那种状态之下,那家公司是不可能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

    艺能事务所做事多么的没下限,就当初,为了100万日元,一个粉丝肥头大耳的把自己给藏在蛋糕里,给她庆祝生日。

    就这一幕,任谁都得有心理阴影了吧。

    所以,这个丫头应该就是很有主意的那种,绝对不是一口一个欧尼酱喜欢腻歪人的家伙。

    草野幸盯着她的眼睛,“以后好好做自己,我不信你会被这些打败的,看看这本书,可能对你有帮助。”

    凉子听了这些话,她本来很吃惊,而且有些尴尬,但是,最后却变成了一股暖洋洋的东西出现在心底。

    “欧尼酱。”

    “这么叫顺口吗?”

    “很顺啊。”

    “那就叫吧。”

    “我去看书了。”

    “看吧。”

    可是,这丫头还不准备走。

    “想留在这里?”

    “不行吗?”

    “不是,咱们俩孤男寡女的。”

    “你是欧尼酱,应该没问题的吧。”

    “你这么放心我?”

    “嗯嗯。”

    显然,这丫头在外面被欺负了,想找个人依靠,就东京而言,凉子是一个人从乡下来的,草野幸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毕竟之前就有过这样的先例。

    但草野幸虽然不是什么草导演,可一个鲜嫩的丫头老在自己房间里睡觉,这怎么看也不那么安全的吧。

    怎么办呢?

    “干脆吧,我就把所有的想法都讲了。”

    “好,欧尼酱快点。”

    “那个,我准备拍这部电影,但是,我不能亲自拍,也不能提供剧本,总之我什么都不能干,可是,因为有你……”

    “这是新的工作?”

    “对,这部电影,你的角色不是那么的重要。”

    “还跟以前一样啊,我什么时候能出演女主角呀?”

    “还不到时候,但你的角色是解开谜题的关键,你先把小说看了,然后,我告诉你应该怎么拍,你把每一个镜头,就是我所说的,都记住了,然后告诉森田次长,明白吗?”

    “哇啊,听着好难呀!”

    “不难,你先看书吧……对了,你不是个笨蛋吧?”

    “你才是笨蛋呢!”

    还别说,草野幸跟广末凉子还真有那么一点兄妹的感觉。

    好像在东京,两个人都挺孤独的,只不过今天,为了安全起见,看谁先撑不住睡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