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仙武编辑器 > 第38章,新武林势力,逆噬之象(二合一章)
    第一楼,当今天下最负盛名的销金窟。

    酒色财气,凡是你想要的快乐都可以在第一楼得到满足,这里是人间天堂,也是深渊入口。

    第一楼不仅贩买快乐,也卖买人命。因为它同时也是天下最大的杀手组织,不过只接以武林人为目标的买卖。

    第一楼不是只有一间,中原大地,有人的地方就有第一楼,不过这天底下第一楼有数百座,但这西湖之畔的第一楼,绝对是天下间排名最前的几座之一。

    这占地不知道多宽广的园林之内,灯火璀璨仿佛不夜天,声色犬马,放浪形骸,道尽了人类的丑态。

    富商、士人、官员、太监,当然最多的还是武林中人,一道又一道妖娆诱人的身影穿梭其中,挑逗欲望。

    第一楼有一条规矩,入得此地者,只能寻欢,不能伤人,但凡破戒者,第一楼的杀手定会教他好好做鬼。

    这里的客人身份各不尽相同,高低贵贱在这里都没有意义,能够显示你的尊贵的只有金钱,不管你的权势多大,武功多高,在这里都毫无用处。

    因为无论你的权势多高,武功多高,都不可能比第一楼背后的主人高。因为第一楼的主人叫“快活王”,护国武圣真传弟子之一,天下十大至强者之一。

    砰…

    酒杯落地的声音,酒杯的主人双目却瞪得发直。

    “红…红娘子!”

    喧哗声暂时一静。

    只因一道妖冶媚惑的玲珑身影款款出现。

    身着红纱,诱人的肌肤若隐若现,勾人心火的曼妙躯体似真似幻,让那一双双眼睛目露痴迷,不忍移开。

    红娘子,此间第一楼的主事者。

    凡见过她真容的男人无一不感叹妖娆绝世,祸国殃民,并忍不住生出占有之意。

    她艳名远传,不少人不远千里而来,只为一睹她芳容。若她开口一声,怕这天底下甘愿做她情下之臣者,能将这西湖填满。

    当然她永远不可能开这口,也无人敢将这想法说出口。因为虽然她武功普通,但她是快活王的女人。

    红娘子巧笑嫣然,与熟客调笑,透着风情万种。

    一众男人被撩动得血气沸腾,却无一人敢过分亲近。

    忽然,红娘子仿佛看到了什么,红唇一抿,悠然走到一座酒池边上,美眸一眯,嘴角微微勾起。

    “咯咯…龙首看来前阵子收获不小,你和你这些兄弟们在我这里都快呆了大半月,竟还没能把你们钱袋子掏干。”

    十几个衣着暴露的娇美女子包围着一裸露着精壮上身的黑面汉子,温香软玉包裹,芬芳玉露不断送入他口中。

    “嘿!红娘子莫非还嫌弃我们兄弟送钱上门。”

    被成为龙首的黑面汉子左右手各把玩着一团柔软的面团,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红娘子,眼中透着火热。

    忽然,他伸手将身边娇艳女子的俏脸按到自己胯下。

    那女子会意,不过片刻,黑面汉子舒爽地吸了一口气,这番举动毫不避讳红娘子。

    红娘子也非常人,眼波流转,春水盈盈,勾魂夺魄。

    “咯咯咯…龙首火气倒挺旺着,妾身真想与龙首这等英雄好好交流,不如妾身今夜扫榻相迎,龙首能否赏脸?”

    勾人的声线说着露骨的话语,黑面汉子被撩拨得更加火大,暗骂了一声“骚货”。

    但他还没有得失心疯,敢动快活王的女人,纵使他自家老大同为真武殿真传,也保不住他性命。

    当今天下武林,除了高高在上,超然脱俗的真武殿。金字塔中段几乎被洗牌了一遍,旧武林势力中,除了紧闭山门,当缩头乌龟的少林寺,已然是新武林势力的天下。

    辟邪神教、金刚寺、无极门、五岳剑宗、九阳门、天下会、天宝帮、欢喜山庄、四象门……

    这些新势力地位就如同当年的少林武当,如今武林最顶级的势力。然而武林已经不同往日,这些势力随便一个,都有能覆灭昔日少林武当的实力。

    因为这些势力的创始人,除了天下会门主江别鹤,几乎都是真武殿护国武圣,天下共尊的圣主座下真传弟子,武功皆是冠绝当世的至强者,各自手下更有无数高手。

    这些人虽然得到真武殿圣主的真传,却没有被阻止另立门户,甚至被允许从真武殿役满的弟子中挖人。

    而能通过真武殿圣主考验,成为其真传弟子的无一不是当世人杰。因此崛起不过十年,皆已成为一方巨头。

    无论是黑脸汉子的老大,还是红娘子身后的快活王,皆是如此,只不过师出同门,但也分高低。

    红娘子肆无忌惮地用言语与姿态撩拨着黑面汉子,看着黑脸汉子一副想吃了她但又不敢,只能如畜牲一般将欲望发现在周围那些女子身上,这等怂样让她觉得很有趣。

    突然,空气中的糜糜之音,****突然一静,红娘子与黑面汉子感觉到异常,与其他人一般转过视线。

    只见一道道诡异的视线中央,不知何时出现了十几道气息诡异阴冷的身影。

    “谴罚者?娘希匹,怎么这种地方他们也出现!”

    有人通过那突然出现的人身上的衣服,认出他们的身份。普天之下有这种装扮的,除了真武殿座下让天下无数武林中人闻风丧胆,避之不及的“谴罚者”,无人敢冒充。

    而且那种与辟邪神教那些妖人极为相似,却更加让人毛骨悚然的诡异之气,也绝对不可能作假。

    “谴罚者”根据地位与实力,分三种层级,紫衣最高,红衣次之,黑衣最寻常。

    而出现在这里的便是三名红衣,十名黑衣。然而即便是最普通的黑衣,寻常一流高手也不是对手。对于在场的众人而言,那也是让人腿软的存在。

    而显然,这些“谴罚者”突然出现,不太可能是来寻欢作乐的,一些机灵之辈,已经在想怎么脱身远离这是非。

    红娘子扭动着水蛇一般的腰肢,身姿妖娆地挡在这些“谴罚者”面前,娇笑道:“这第一楼什么客人我都见过,像诸位这么稀客的还是第一次见到,来到即客,不知想要玩些什么,妾身一定安排妥当,让诸位尽兴而归。”

    第一楼的客人中什么稀奇古怪的人都有,各方的镇守太监都是常客,自然各有各的玩法。

    然而,红娘子似乎抛媚眼给瞎子看,这些“谴罚者”正眼都不瞧她一眼,面对这种让男人疯狂的绝世尤物,反而透着一股毫不掩饰的厌恶,似乎看到什么让人作呕的东西。

    极擅长察言观色的红娘子脸色顿时一僵,随即才想到什么,心头莫名一堵,笑容逐渐勉强。

    三名红衣人中,一名长相俊美,目光阴厉的“青年”,视线越过红娘子,扫视了一圈后,突然定格。

    他理都没理笑也不是笑的红娘子,盯着与一众娇美女子欢愉的黑面汉子,迈步走去。

    他身后之人见状齐齐无声跟上,他们所过之处,无论是何人纷纷避让,显得极为恐惧与慌张。

    “四象门二十八宿,苍龙七宿之首,庞统?”

    红衣人声音尖锐,透着冷漠无情。

    黑面汉子庞统早已推开身边的女子,穿上布裤,半眯着眼,毫无半点惧意地直视:“嘿!狗鼻子倒是挺灵的,这么快就找到这里,不过就你们这几个……不是来送死的吧?”

    话落,在场其他一些人脸色悚然,大感不妙。

    “谴罚者”是什么样的存在,这二十多年来无尽的尸体,与足以将西湖之水换掉的血水,足够明明白白的让他们知道这是何等不能招惹,也不能被盯上的恐怖存在。

    然而眼前那黑面汉子,瞧其桀骜不驯的姿态,似乎根本没把这“谴罚者”放入眼中,不管他是真狂人还是无知,他们都不能继续待下去,以免遭受波及。

    一道道身影开始离开,顾不上那缠人诱惑的美人,顾不上那美酒琼浆,那赌桌上的金钱,只想远离是非。

    红娘子瞧着这一幕,美目微眯,声音幽幽透着冷意:“诸位,如果是来寻开心的,妾身扫榻相迎,但如果是来闹事的,麻烦打听一下第一楼背后之人是谁。”

    入得第一楼,只能寻欢,不能争斗。纵使遇见了天大的仇人,也得等出了第一楼才能动手,这规矩,除了快活王与真武殿圣主,谁都得遵守。

    领头的红衣人瞥了她一眼:“聒噪,恶心东西。”

    红娘子面色僵住,而后娇躯颤抖,眼中的火焰越烧越旺,从她成为快活王的人之后,还是第一次被人轻视。

    红衣人不理会她,阴厉的目光盯着那庞统,不带感情的说道:“北方遭遇百年难见干旱,赤地千里。上月底,朝廷一批用于赈灾的赈灾银在押运途中被劫,押送者无一生还。因为这批赈灾款的消失,朝廷赈灾不及,灾民妄死无数。而据我等调查,正是尔等所为,你可要辩解。”

    “哈?辩解?为何要辩解,这他妈就是老子们干的!”

    庞统似乎有恃无恐,冷笑道:“你们“谴罚者”未免也管得太宽,武林人的事要管,贱民的事你们要管,现在连朝廷的事也要管?哼!真当还是十几年前,真武殿天下独尊的时候?你们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嚣张跋扈!”

    “找死。”

    领头的三名红衣“谴罚者”身影瞬间消失,空间中寒光骤射,宛若雷光疾飞,森寒的剑光中透着万千杀意。

    三道剑光平平无奇,但却快绝诡异,一往无前,直欲将庞统雷霆毙杀。

    锵锵锵!!

    阵阵火星四射,宛如升腾的火焰,耀眼而刺目。

    庞统敢将“谴罚者”不放入眼中,确实有他的底气。

    他没有用任何武器,面对着无数扑面而来,恐怖而迅捷的剑影,竟然单靠一双肉掌,化作漫天爪影全部挡下。

    少林寺的金刚指与龙抓手,竟被他结合得出神入化。

    轰!

    重重剑影突然破碎,三把长剑化为碎片,而三名身形犹如鬼魅般泯灭不定的红衣人,竟然全部被轰飞吐血。

    “一起上!”

    其他“谴罚者”显然也没料到这苍龙七宿龙首的武功如此之高,见到领头的三名红衣不敌,心中虽惊却没有犹豫。

    同时拔剑,十道剑光凌厉无比,化作剑网罩向庞统。

    他们在“谴罚者”的地位虽然比那三名红衣人低,却不代表武功会弱多少,此时十人联手,这股威势连庞统都不敢轻视,他眼中凝重,身形如电,暴退而去。

    十名黑衣“谴罚者”乘势而击,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

    见状,庞统面色了一变。

    这十把长剑虽说比刚才那三把慢了一线,却也未慢多少,若他此时被纠缠住,怕会如入泥沼,难以全部应对。

    而就在这时,刚才被他轰飞的那三个红衣人竟然紧随而至,显然并没被他重伤到无法再战。

    庞统顿觉骑虎难下,只觉得自己真是太大意。

    嗤嗤嗤!!

    就在这时,一道道轻微刺耳的声音响起。

    在庞统身后,诡异的浮现一道道剑光,越过庞统,迎向“谴罚者”等人,一样的剑数诡异。

    锵锵锵锵……

    伴随着连串的金属交接声,“谴罚者”十三人被迫止住追击之势,看向十数名持着细剑,阻拦他们的蒙面黑衣人。

    这些人是第一楼的杀手,练的是辟邪剑谱,而且都是将辟邪剑谱修至极深之处。

    这些人修炼的功法虽然不完整,但修炼十几二十年这等深厚的积累足以用经验弥补缺陷。

    而这十三个“谴罚者”虽然修炼的葵花宝典远在他们之上,功力积累也深,但在经验与剑招上明显差了一筹。

    偏在这时,四周又另外闪现出六道身影,带着凌厉恐怖的杀意向他们扑射而来,赫然是苍龙七宿中另外六人。

    四象门二十八宿,每一个都是当世少有的顶级高手。

    面对这突然急转直下的局面,三名领头的红衣“谴罚者”对视了一眼,自知此时危机难抵,眼中虽有惊色,却没有一丝恐惧,宛如死士一般的冷静。

    噗!噗!噗!

    本来就武功不及苍龙七宿,原本还能以众敌寡,占得上风,如今却不想局势调转,反而是他们寡不敌众。

    转瞬之间,三名黑衣“谴罚者”倒下,死的时候连一丝声音也没发出,冷血得不像人。

    一名红衣人对着那些第一楼的杀手冷冷道:“你们可知阻碍“谴罚者”拿人,更杀害“谴罚者”,后果如何?”

    第一楼的杀手沉默不答,手中的剑光不带迟疑,这些也是淡漠生死的死士,根本不在乎杀的人是什么身份。

    倒是武功不高,远远躲开的红娘子,带着魅惑的风情,慢条斯理地回应道:“你们先坏了这第一楼的规矩,不管你们是什么人,除非真武殿圣主亲自,否则一样得付出代价,你们“谴罚者”的规矩再大,难道还能大得过身为亲传弟子的快活王?连亲近尊卑都分不清,死了活该。”

    庞统双掌猛张,一名红衣“谴罚者”被他生撕成两半,血水挥洒,内脏流了一地,他大笑道:“这些没脑子的蠢货,要抓人之前也要先看看对象,就凭他们这些低贱的身份,也敢因为一帮贱民轻易招惹我等,我等也是他们能管的!”

    这种话,换做十年之前,这世间绝无人敢如此说。

    “谴罚者”以往行动不是没有死伤,但那都是因为敌人自知无生路才拼死一搏,像这庞统,还有红娘子如此明目张胆的轻视,似乎真以为靠着他们身后之人就能肆无忌惮。

    但某种程度而言,手下们的行为,某种程度上也能代表着他们主人的想法。

    “管不了?”

    一道冷幽幽的声音毫无预兆的响起。

    声音明明很轻,但落在现场的众人耳中,仿佛就像有人在耳边轻轻呢喃。

    无论是苍龙七宿,还是“谴罚者”,或是红娘子与第一楼的杀手,甚至那些欢客还有第一楼的妓女,所有人都清晰无比地将那声音收入脑中。

    这声音听在人的耳中仿佛是世上最好听的声音,动人心扉,却又仿佛自天外而来,平静诡异得不是人声。

    空气诡异的一静,仿佛有了那一瞬间的冻结。

    “真武殿管不了?谁给你们的胆子这么想?”

    这一次,声音生动了许多,带着不知是迷惑,还是讽刺的笑声,给人一种天真、纯净、又冷漠的矛盾之感。

    “谴罚者”与苍龙七宿,还有第一楼的杀手不知何时已经分开,剩存五名“谴罚者”不顾重伤之躯跪倒在地。

    “属下参见统领!!”

    众人这时候才看到那些“谴罚者”前方不时何时出现的一道紫衣身影,无声无息,连庞统这等高手也没有发现如何她出现,一些有眼力劲的高手心中不约而同地沉重起来。

    这是一个女人,身着紫色男装的女人。

    也是一个美得惊心动魄的女人。

    虽然穿着男装,却无法掩饰那婀娜的身姿。

    黑发如云飘舞,肌肤晶莹如玉。

    她此时斜睨众人,气质透带着圣洁与邪性的结合。

    一瞬间,所有人眼中仿佛所有颜色都被她吞噬,不论是谁,是男是女,或是妖人,皆在这一刻心神恍惚。

    红娘子已经是世间少有的绝世尤物,足以让世间所有男人沦落,但此时与她相比,瞬间被夺走了所有颜色。

    “说…谁给你们的胆子?”她声音很平淡。

    红娘子瞳孔骤缩,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完美容颜,难以理解对方为何仿佛瞬移一般,瞬间出现眼前。

    她身体如坠冰窖,颤抖着,惶恐着。

    那是一张美得连她都心动的脸庞,但不知为何,红娘子心中升起一股难以言状的惊悚之感。

    “我…我………”

    她茫然地张着嘴,脑中的混乱让她不知说着什么。

    但是,身着紫色男装的女人根本不关心红娘子想说什么,如玉般完美的纤细手掌抚上红娘子那滑嫩的脸庞。

    “快活王算什么东西。”她轻声说道。

    红娘子目光茫然,仿佛梦幻一般,那张让所有男人疯狂的容颜化作片片飞花,飘向天空,然后消失。

    众人眼中所见,那颗漂亮的脑袋仿佛融化了一般。

    她收回玉手,她原先手掌触及的那颗脑袋诡异消失了,只剩下一具没有脑袋的诱人具体缓缓倒地。

    “真武殿圣主真传,很值钱吗?”她说。

    毛骨悚然。

    见到这一幕,无论是谁,只感觉到浑身麻木。

    他们心脏收缩,想大口呼吸,却怎么也吸不到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