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青还想再说,身边周平一个箭步蹿了出去,扑通跪在沈励旁边。

    “二伯,侄儿也想拜您为师。”

    周平扫了一眼沈励放在炕上的东西,舔了舔嘴皮。

    烧鸡!

    肘子!

    五花肉!

    糕点!

    文房四宝!

    看上去很好吃啊~~~

    “虽然侄儿没有拜师礼,但是侄儿是您侄儿啊,您收了他,不如收一送一,也收了我吧。”

    说完,也不等周怀山同意,转头朝沈励一拜,“大师兄。”

    沈励......

    眼角一抽,一脸懵逼,“二师弟?”

    周青......

    擦!

    你们这是组团去取经吗?

    老三呢?

    周怀林抬手在周平脑袋上啪的一拍,“胡闹什么,快起来!”

    周平才不起来。

    一代侯爷纨绔山什么名场面没见过,满脸淡定笑道:“好,好,你们既是不嫌弃我,我就勉强应了你们。”

    “谢师傅。”

    沈励和周平齐刷刷道。

    周青......

    “沈老板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怎么来的?”拦不住沈励拜师也拦不住周怀山收徒,周青只得想办法先支开沈励。

    沈励起身转向周青,依旧是他那温润的笑。

    “姑娘,在下赶骡子车来的,之所以这个时候到,是因为在下这个时候才打听到师傅的住处,真没想到,竟是姑娘的父亲,可见缘分。”

    周青当然认为,沈励所言的缘分,是买一送二的缘分。

    呵呵笑了一下,朝周平道:“快去带着沈老板安顿一下他的骡子车,好好喂一喂,一会儿沈老板还赶路呢。”

    “我不走......”

    沈励话音没出口,周青就掐断了他的话,“沈老板莫要客气,家里好东西没有,喂骡子的草管够。”

    说完就朝外推周平,周平拽了沈励的手就朝外扯他。

    沈励......

    待他二人一出去,周瑶和周怀林也出去了。

    一个去告诉赵氏刚刚发生了什么,一个飞快的跑去雇人。

    屋里一空,周青转头看向周怀山,“爹!”

    周怀山一脸非常有主意的样子,“人家慕名而来,我怎么好意思拒绝。”

    “你根本就是想让他替你写丰字。”周青直接拆穿了周怀山。

    周怀山一点尴尬没有,“做徒弟的,给师傅写丰字不对吗?”

    “不行,不能收,我们和他又不熟悉,谁知道他安得什么心。”

    周怀山呵的一笑。

    “能安什么心,咱家要是大富大贵人家有所觊觎还值得防范,就咱家这样,下雨不漏雨都是老天爷保佑,管他安什么心呢,光脚不怕穿鞋的,除了能占便宜,我实在想不到能吃什么亏。”

    周怀山一副铁了心的样子。

    周青也实在想不通,沈励拜周怀山为师,到底图啥。

    难道真的是图周怀山的字?

    这么简单?

    周青总觉得不太踏实。

    可若说图别的,她家也没有别的啊。

    “你收了他做徒弟,还收了平子,你自己学习的时间就短了,今年你必须考中童生。”

    周怀山不耐烦的一摆手,憨厚老实的脸上带着他根深蒂固的纨绔灵魂。

    “时间这种东西,你一旦会管理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周青闭了闭眼。

    这家伙道理真的是一套一套的。

    “你就不怕沈励是惦记你闺女?”实在劝无可劝,周青道。

    周怀山正抓起水杯喝水,闻言......

    噗!!!

    咳咳咳......

    一口水呛得周怀山咳嗽出眼泪来。

    “人家县城里笔墨斋的老板,因为惦记你,专门跑来拜我为师?真的吗?”

    周青......

    “闺女,你就放心吧,没事的,你爹我阅人无数,这小老板除了瞧着傻点外,没有啥坏心,反正,这个徒弟我是收定了。”

    周青......

    最终,在纨绔山的争取下,魔鬼青暂时同意了。

    赵氏得知周平和一个县城里来的笔墨铺子的老板一起拜了周怀山为师,激动的特意杀了一只三房的鸡,晚饭就不和大房正房一起吃了。

    赵氏一杀鸡,大房和正房就知道了。

    居然有人从县城跑来拜周怀山为师,周老爷子望着二房的方向,一时间心头复杂。

    孙氏骂骂咧咧,可碍着昨日今日发生的事,到底没敢去二房。

    王氏嫉妒的眼睛发红。

    周怀海可是童生,这些县城里的人都是傻子吗!

    晚饭王氏故意做的磨磨蹭蹭。

    赵氏也不和她计较,心情愉悦,自己哼着小调摘菜洗菜,等王氏磨蹭了足足一个时辰的功夫才把锅腾出来,赵氏用鸡炖了茄子。

    饭还没熟,周怀山带着沈励和周平写丰字。

    有沈励的加入,丰字的产量瞬间暴涨,沈励字虽然没有周怀山的好,但是他急于表现,写的飞快,嗖一张嗖一张。

    周怀山得意的看着周青:看吧,我这劳动力不错吧!

    周青默默翻了个白眼。

    饭做熟前,沈励加周怀山,一共写了六百张大丰,六百张中丰,八百张小丰。

    “这么些字,青姑娘明日怎么去卖?”

    望着周青和周瑶将丰字卷好放入背篓,沈励眼底有些心疼。

    周青笑道:“背去呀,这又不沉。”

    背去?

    望望那厚厚一摞的纸,沈励嘴角颤了一下,“青姑娘明日用我的骡子车吧,既是拜了师傅,我的便是师傅的,用骡子车你们既是省力气还能多去几个地方。”

    周怀山一脸笑呵呵。

    好徒儿。

    “你今儿不走?”周青意外道。

    沈励笑道:“家里在县城,来回一趟太过耗时间,我打算就住这里。”

    周青......!!!

    这下,不等周青出口,周平先不干了。

    “不行!”

    所有人看向周平,沈励偏头,“怎么?”

    周平一脸义正言辞,“你虽然是我大师兄,可也是外人,我大姐二姐还没有嫁人呢,家里不能留你。”

    周青瞥向周怀山:看看,你还不如平子!

    周怀山:我也没说留他住宿啊!这不要脸的徒弟!

    周瑶:吓死我了,还要住宿?!!

    沈励......

    瞧着这一家子的反应,沈励忙道:“师傅和师弟误会了,我不是要住在师傅家,做徒弟的,哪能吃喝师傅家呢,我是打算在村里买一处空闲的院子,这样我求学也方便些。”

    一听说沈励要买院子,周平紧绷的小脸一松,立刻笑道:“师兄,一会儿我带你去看看,我家后面就有一处空院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