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帝阅读网 > 女生小说 > 倾世贵女 > 第二百七十八章:血崩
    林悦当下就被吓坏了,就连声音有些发抖“别……掀什么被子?孕妇不能受凉,你懂不懂呀?再说了,我现在都这副模样了,你还好意思戏弄我,真是一点良心都没有。”

    小棠见自己的恐吓得逞,就弯起袖子过来,准备扶林悦下床。

    林悦一看她的动静,立马就拒绝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全身酸软,竟然一点都不想下床了。不如这样,你去把盆端过来,我就在床上洗吧。”

    小棠神色狐疑“小姐,您这几日胃口都很好,都很有精神,怎么今日却突然这样,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呀?”

    林悦扯着嘴角强打起精神来,其实心里已经留下两大碗宽面条泪了,现在谁都不能说,可是好死不死碰上了自己生理期,她不能就一直躺在床上吧?可是别的法子她一时间是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到。

    “没有,人家不是说孕妇都嗜睡吗?我之前都是神采奕奕的,哪里像个孕妇?现在想睡觉才正常好吗?话说,你今天怎么那么罗嗦?赶紧去把水端来给我擦把手就得了,脸就别擦了,擦了精神了就不想睡。”林悦扶额摇头。

    小棠也赶紧听了林悦的话,去将水端过床前来,温柔耐心的将林悦手擦了个遍。

    “小棠,估计我这一天都是没什么精神的,我也不想下床,午饭你就给我送到床边来吧。”林悦躺下的时候又对小棠说。

    小棠原本还想再说些什么的,可是看林悦,没精神的样子,想着她大概是想再多睡一会儿,也就没再插嘴。

    林悦看着小棠,端起铜盆,准备出去的身影,脑子灵机一动,突然想到了什么,并立即又叫住了小棠“我今天突然想吃蘑菇汤,我记着后院那片林子里边好像还有吧?你带着小婉和小柠去采一些来熬吧!”

    小棠面上又有了些喜色,原先看自家主子,一日气色不太好,又没精神的样子,有些担心,可是现在突然跟她提起说想喝蘑菇汤,看来主子的食欲还是在的,一下也高兴了起来。

    “好,小棠,记住了,我这回得多拿一些篮子去,多采一些回来晒成干,再冷一些的时候,咱们还能吃!”

    林悦勉强的朝她笑笑,然后躲回自己的被窝。待屋外边一点声响都没听出来的时候,林悦就,轻轻地掀开自己的被子,像是做贼一样,在房间里翻箱倒柜起来。

    一边要做的是换下身上有污秽的衣服,一边又要将衣服藏起来。然后她裹着李心儿送给她的那件袄子,走出了房门。

    这要怎么继续瞒下去?她需要太子殿下的帮助。

    ……

    “小姐,今日的风没有往日的大,或许咱们可以穿得单薄一些,更是凸显身材嘛!”莲儿一边说着一边拿进来几套衣服,示意自家小姐,挑选最薄的那那一套。

    李心儿赶紧将头摇成了一个拨浪鼓,自从那天太子殿下说过她的妆容以后,她对莲儿的审美能力也就产生了怀疑“虽然没有风,可是天气那么冷,我要是受寒生病了,那大婚可怎么办?”

    李心儿一边说着一边选了一套紫粉色的长裙,又再从衣柜里翻出一件淡蓝色的袄子。

    “是……小姐说的是。”莲儿神色有些尴尬,知觉是自己自作聪明了。

    “那莲儿伺候小姐梳头。”莲儿敢忙的殷勤走上前。

    李心儿却是有些介意“你不用弄的什么花里胡哨的,简单一些就好,殿下说了,我适合简单一些的。”

    莲儿低声应和了几句,也梳起头来,今日她给李心儿画的妆,还有头饰用的都是极简单的,尤其是头饰,除了几朵印忖衣服颜色的花,便只有一个翠玉簪子,整体看上去,李心儿气质比往常要好了很多。

    “莲儿,也不知怎么的?我这心里也就还是慌乱,你说咱们今天去告诉林悦那些事情,是不是不太好啊?”这个时候的李心儿,还是那个容易心软的。

    “小姐是在为自己的前途谋划,又有什么不太好的?再说了,太子殿下倾心的是小姐,小姐,这次若是出手,除掉的,只是一个障碍罢了。”莲儿目露凶光。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林悦她肚子里还有孩子呢,咱们去告诉她云澜之双腿残废,还有云芗被强暴了的消息,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李心儿想到林悦又住在那样的地方,只怕是被这消息吓出个好歹来。

    “哎呦我的小姐啊,你就放心吧,这事交给我来做,要怪也怪不到你头上的。”莲儿将李心儿打扮好,又转个圈,左左右右瞧了个仔细。

    李心儿几番欲言又止,却最终是没有开口。

    莲儿呢,也不再言语,酝酿着一会儿该说些什么话,才能将老爷交代的事情办好,除此之外,她一直记得李馗对自己的嘱咐“你家小姐是个心软之人,但是你要知道我年事已高,也帮不了她几年,所以能助她坐稳太子妃之位,以及以后的皇后之位,还是要靠你。”

    “莲儿,莲儿,你在想些什么呢?快些跟上来啊!”李心儿已经将淡蓝色的袄子披上,回头一看,莲儿却还是愣在原地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啊,莲儿在想今日走哪个道要快些呢!”莲儿一边说着,一边赶紧上前扶着自家小姐。

    这头李心儿往东宫不急不忙往东宫去了,那头林悦却是在后院门口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来人啊!有人吗?来个人啊!”林悦站在小院门口叫着,又不敢叫得太大声,生怕将小棠她们三人叫了回来。

    “哎,你们快过来,我有事情要跟你们说!”林悦看到巡逻路过的侍卫往里边看了一眼,顿时提高了音量,叫住了他们。

    “呵,咱们何必听一个庶人的差使?”那侍卫嘴里念念有词,摇摇头走开了,身后的众侍卫也跟着视而不见。

    林悦发怒,感觉身下一热,然后无法忍受的绞痛传来,眼前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