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庐东县城东北百里外有着一处滩涂林地,原‘百兽’孙家在此有着一处小型兽园,算是孙家几处兽园中较小、较偏僻、效益较差的兽园了。

    也就是原本几家县豪分剩下的,方才分到梁家这后进之辈手上。

    ‘火鸦’王家分到的兽园情况与梁家也差不多,王家几乎将兽园中所有妖兽都宰杀了,用来摆庆宴,未尝不是这方面的原因。

    兽园太偏僻、效益又不好,王家又没有御兽、圈养妖兽的传承,还不如将那兽园中妖兽都宰了用来摆宴。

    但是梁家却不同。

    ‘百兽’孙家灭亡的时候,梁昭煌乘机抢到了不少孙家的传承,对于圈养妖兽、御兽都有着详细的经验传承。

    所以,梁家还是想将分到的兽园经营起来,并发展壮大。

    家族子弟中,有对于御兽感兴趣的,也都开始研究这些传承,并将这兽园接手、管理起来。

    不过最近,兽园那边传来消息,似乎是兽园中出现了变故,家族子弟无法处理,需要他这家族目前唯一的筑基战力前去处理。

    每到这时候,梁昭煌就总是感觉到家族的势单力薄、筑基修士的缺乏。

    只希望家族几个筑基种子,能够有人尽快进阶筑基,好为他分担压力。

    梁昭煌接到兽园传来的消息,也不耽搁,当天就出发。

    上百里的距离,再加上城中一段距离,不到一个时辰便赶到了。

    负责这处兽园的是六哥梁昭栋,修行资质并不怎么样,近四十岁方才突破到炼气后期,几乎已经不抱什么筑基的希望了。

    不过在得到孙家的诸多传承资料后,六哥梁昭栋却是对于御兽、圈养妖兽感兴趣起来,研究的颇有所得。

    因此,家族在分到这处兽园后,便让六哥梁昭栋带着几个同样对御兽感兴趣的瑞字辈子弟前来管理兽园。

    当梁昭煌赶来时,六哥梁昭栋早已等候多时,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十七弟,你可算来了!”见到梁昭煌,六哥连忙诉苦道:“再不来这兽园就算是毁了。”

    “怎么回事?这么严重?”

    梁昭煌惊讶问道。

    “十七弟,你跟我来,我们边走边说。”六哥梁昭栋拉着梁昭煌便向兽园中走去,边走便说道:“十七弟,这片兽园因为是建在滩涂林地中,最适合圈养的妖兽是野彘。”

    “我们接手这兽园时,里面就养了大批一阶妖兽野彘,以及一些灵散的其它妖兽。”

    “没有二阶的妖兽,我们也不可能让这些妖兽进阶二阶。”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野彘妖兽之中,有一头似乎发生了变异,不但体形变得巨大,而且十分狂暴、攻击力十足。”

    “甚至,我们喂给野彘的食材它也都不吃,专门攻击其它野彘妖兽,吞食同类。”

    说话间,六哥梁昭栋已经拉着梁昭煌进入兽园,找到了那头变异的‘野彘’妖兽。

    “十七弟,你看就是那头!”

    不用六哥伸手指,梁昭煌一眼就看到了那头变异的野彘妖兽。

    实在是整个兽园中,这头野彘妖兽太过显眼了。

    体形几乎是其余野彘妖兽的两倍之大,不同于其它野彘妖兽的灰褐色,周身赤红如血,甚至有淡淡的血雾弥漫在其身旁。

    这巨大的、赤血野彘妖兽,仿佛刚刚吃饱喝足,正斜卧在一片滩涂泥地中,呼吸之间都是血色气雾吞吐。

    其余野彘妖兽,都是远远避开这赤血野彘,跑的远远的,看得出对其十分的惧怕。

    梁昭煌眉双眼微眯,看得出这赤血野彘周身气息已经突破了一阶层次达到了二阶。

    但是其灵智显然没有什么增长,否则也不会继续留在这兽园了,早就该冲出兽园、逃走了。

    “最近有没有什么外人来过兽园?”梁昭煌看向六哥,疑惑问道。

    这野彘妖兽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变异,必然是有什么外在诱因。

    六哥梁昭栋当即摇头,道:“没有外人来过,这兽园四周我们每天都有巡查的。”

    “而且,在这野彘妖兽发生变异之后,我们也曾怀疑是有外人捣乱,曾仔细搜查过四周,都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痕迹。”

    梁昭煌若有所思,微微点头道:“先将这变异的野彘妖兽解决再说。”

    说话间,他抬手从袖中祭出‘黑虎剑’,一声虎啸响起,化作黑虎冲出,直扑那变异的野彘妖兽。

    “哼哧!”

    那赤血野彘顿时闷哼一声,翻身滚起,对于扑来的黑虎毫无惧怕,反而直接撞了上去。

    砰然巨响,两个庞然大物对撞在一起,黑色剑气化成的风煞与赤雾缭绕的血煞不断纠缠、碰撞、侵蚀。

    赤血野彘妖兽不知因何发生变异,但战斗力却并没有多强,完全是凭借着庞大的体形横冲直撞。

    对上黑虎剑所化黑虎,不过几次扑杀间就已经被压落下风。

    虎爪如利剑在那赤血野彘庞大的体形上撕扯出一道道血痕,大片的鲜血飙射而出。

    但是那赤血野彘却是没有丝毫退缩之意,反而是伤得越重越发的狂暴起来。

    周身弥漫的血雾越来越厚,其体形也开始渐渐膨胀,变得越来越大。

    “吼!”

    黑虎似是也被激起了狂性,猛然咆哮一声扑起,直接用上了‘风虎七杀’。

    “不对!”

    梁昭煌这时候却是面色忽然一变,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他看到,四周原本是远远避开、不敢靠近的大量一阶野彘妖兽,此时竟是慢慢的从四周围拢了上来。

    对于黑虎与赤血野彘激烈的战斗,这些一阶野彘妖兽,竟似是完全无惧,一个个瞪着赤红的双眼慢慢围了上来。

    “是血!”

    梁昭煌很快便看出,是那赤血野彘伤口中飙射出的鲜血洒落在地,在吸引着这些野彘妖兽围拢而来,甚至都忘记了恐惧、胆小。

    “这血有问题!”

    “赤血野彘妖兽也有问题!”

    梁昭煌动念之间,就要上前配合黑虎,速度将那赤血野彘妖兽斩杀。

    快刀斩乱麻!

    “哼哧!”

    “轰!”

    而就在这时,那体形不断膨胀的赤血野彘妖兽,猛然一声怒哼,庞大的身体竟是直接自爆开来,爆炸的冲击力、大量的血肉瞬间横冲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