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他哪里会想得到这堂堂的菲国第一高手波塞冬竟然也是被肖阳秒杀的家伙。

    张龙瞧见自己师傅这样震惊的神色,连忙将头低了下去,不敢作声。

    龚天罡的心中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肖阳一早就知道他和菲国组织之间在暗中有联系,只是一直没有将这件事情挑明,但在这个时候波塞冬和另外的三个菲国组织的人能够找到肖阳去复仇,很难不把这件事情与他联系在一起。

    而这时,张庆也走进了别墅之内,瞧见自己的哥哥张龙跪倒在地,把头低的极低,又瞧了瞧龚天罡的神色,心中已然大致明了是什么情况。

    他走到和龚天罡的面前,双手抱拳作揖,恭敬的说道:“师父,你让我送出去的邀请我已经送去了!”

    龚天罡拧眉看着张庆,开口问道:“他们怎么说?”

    “他们说……”

    张庆吞吞吐吐的说道,只是许久都没有说出话来。

    他这一次登上了车家的大门,甚至连车家的宅子都没有进去,只是把请柬交给了门口的守卫之后,便被直接撵走。

    至于宋家和马家都是一样的情形。

    “你尽管说!为师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龚天罡一脸严肃的沉声说道。

    “我没有见到车大人和其他的几位大人,只是把请柬交给了门口的守卫,然后就被撵走了!”张庆怯生生的说道。

    他知道只要把这件事情一说出来,龚天罡便会立即气急败坏。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龚天罡这一次在听到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出奇的平静,给他一种犹如暴风雨来临之前的不祥的安宁的感觉,他立即止住了声,不敢再多嘴。

    片刻之后,龚天罡走到了沙发前坐了下去,而后点燃了一根烟,一脸阴沉的抽了一口,那一张黑森的脸在浓白的烟雾的缭绕之下更是弥漫着一股让人悚然的气息。

    “看来车如秀这几个家伙是铁了心要和我作对了!”

    龚天罡冷冷的说道。

    张龙和张庆两人不敢搭声,默然不语。

    “既然是这样,那我倒要看看他们有什么本事能够对付得了我?”龚天罡咬牙切齿的狠声说道,然后只一口烟,便将手中的烟吸进了半截。

    车家的宅子之内。

    车如秀端坐在大堂的正座之上,而在他的左右手旁坐着宋爱媛和马如风两人。

    马如风和宋爱媛两人面面相觑,同时眼角的余光留意着车如秀脸上的神色。

    片刻之后,马如风开口说道:“车大人,这次我可是按照你的吩咐,没有给龚天罡的徒弟一点好脸色,直接就把人撵走了!”

    宋爱媛应声附和道:“还真不知道龚天罡这个家伙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做出了那样的事情来,还想要请我们去登门赴宴,简直是白日做梦!”

    车如秀的脸上浮现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徐徐的说道:“两位大人,通过这件事情也算是看清了龚天罡这家伙的本来面目,也不算是一件坏事!”

    马如风干笑了两声,“呵呵,车大人说的对!幸好在车大人的带领之下,我们及时和龚天罡那个家伙划清了界限,否则都成了他那棋盘中的一!”